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修改后的《心平气和说空城计》简约版  

2006-03-17 10:0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心平气和说空城

(修改后的简约版)

 

易中天

 

 

 

作者按:谢谢痴木先生的批评,我对本文重新作了修改。修改后的全文贴不上来。这里是简约版,但对痴木先生的批评已有应答。

 

我在中央电视台《百家讲坛》的《品三国》节目里讲了一句话,说曹操被别人抢走了“空城计”的“发明权”。此言一出,立即招致批评。先是有周振鹤先生在上海《青年报》发表谈话,说“历史上不曾有过‘空城计’,所以谈不上谁发明”,而且“一个研究文学的人去讲历史,当然免不了破绽百出”。后是有一位网名“红茶杨威利”的朋友发出帖子,说我讲的那个故事最多勉强算一个“空营计”,三国时期的“空城计”是文聘对孙权使的。因此,我的说法固然是“信口开河”,周振鹤先生则“更加无知”。

这就很有些意思了。看来,我们还得把曹操那个故事再讲一遍。

根据《三国志》裴松之注所引《魏书》,事情大概是这样的。汉献帝兴平二年(公元195年),吕布和陈宫率一万多人从东缗(故城址在山东省金乡县东北)来打曹操。当时曹操驻军乘氏(故城址在山东省钜野县西南),部队都下乡收麦子去了(兵皆出取麦),留守的不到一千人。情急之下,曹操便让随军女眷都到城上短墙(陴)去站岗,所有的兵力也都用上(悉兵拒之)。吕布来了以后,看见曹军人数不多,墙上站着女人,屯西又有大堤,堤南“林木幽深”,便怀疑那里有埋伏。吕布就和部下说,曹操这个家伙很狡猾(曹操多谲),我们不要上当(勿入伏中),便向南后退十余里。等到第二天吕布再来时,曹操果然在堤内埋伏了军队,结果打得吕布落荒而逃,曹操“追至其营而还”。

显然,这场战争其实有两个阶段,时间则有前后两天。第二天当然完全是伏击战。第一天呢?这就要看你对“空城计”如何定义了。广义地看,是可以算的。因为它具备了“空城计”最基本的要素和内核,那就是公开示弱示虚,让对方不知深浅不知虚实,进而因生疑而不敢进攻甚至撤退。“布疑有伏”就是产生怀疑,“引军屯南十余里”就是不敢进攻而且撤退,而产生怀疑并立即撤退的原因,则不但因为“屯西有大堤,其南林木幽深”,而且因为城墙之上“妇人守陴”。我们知道,战争是男人的事。曹操军中,平时也没有一支“娘子军”。这个时候“妇人守陴”,而且男兵不多,只能说明曹营差不多已是一座“空城”。

当然,这里有一个问题,就是“令妇人守陴”是曹操出奇制胜的精心设计,还是他万般无奈的垂死挣扎?如果是前者,就是“空城计”;如果是后者,就不是。但如果不是,我们就要问:第一,这些临时拉来凑数的“妇人”应该没有什么战斗力,这一点曹操难道不知道?第二,即便“悉兵拒之”,也远非曹操的全部兵力,这一点吕布难道不知道?第三,既然吕布怀疑曹操要打“伏击战”,哪他第二天为什么还要来?

因此,我认为,以曹操之“多谲”,以及他对周边地形的熟悉,此举很可能是他的一次急中生智。他明明知道不足千人的“悉兵拒之”,即便加上“妇人守陴”也不顶用,却还是要这么做,就是想蒙吕布一把。因为吕布并不知道曹操的大部队下乡收麦子去了。他看见曹操这边上阵的不足千人,连女人都用上了,必定起疑。起疑必定撤退。等到第二天再来时,大部队已经调回来埋伏在大堤之南的树林里了。那么,吕布第二天为什么要再来呢?因为他想明白了,曹操其实是负隅顽抗;或者不甘心,想看看曹操这边的妇人守陴”和“悉兵拒之”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可惜他晚了一步,而曹操要的就是这个“时间差”。

无疑,这里面有冒险,有侥幸,也不乏赌博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曹操当时的想法很可能是两手准备:先示弱,后拼命。如果能蒙住吕布,让他摸不着头脑,就诈他一下,反正第二天就能把部队调回来。实在不能蒙混过关,那就拼个鱼死网破。

其实,但凡使用“空城计”者,谁不是两手准备?谁又能万无一失?魏禧《日录》就说,诸葛亮也就是遇到了司马懿。“若遇今日山贼,直入城门,捉将孔明去矣。”由此可见,曹操此举,和晋人郭冲《条亮五事》(这是诸葛亮“空城计”的最早出处)中诸葛亮的“空城计”,正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诸葛计成,是对方知道他一生谨慎,因此怀疑他城中不空。曹操侥幸,则是对方认为他一生奸诈,因此怀疑他城外有伏。疑其“城中不空”,所以认为“开四城门”是引我上当。疑其“城外有伏”,所以认为“妇人守陴”是诱我深入。细节虽然不同,但事不同而理同,因此不妨都名之曰“空城计”。不同之处仅仅在于,诸葛亮那件事并非事实,曹操这件事却于史有据,我的说法也于理不悖。按照科学研究的惯例,至少可以作为“假说”提出来,不至于就是“信口开河”、“破绽百出”吧?

至于“空城计”究竟是谁发明的,甚至历史上有没有“空城计”,当然都可以讨论。事实上,对于这个问题,历来就有不同看法。钱锺书先生的《管锥篇》,就只列举了《南齐书·高祖纪》、《旧唐书·良吏传》和《北狄传》的三个例子,也不提文聘那一例,是不是也要算作“一知半解”?其实提不提文聘那一例,各人有各人的原因。我不提,是因为它发生在曹操战吕布一事之后。钱先生不提,则可能是对“空城计”的概念有严格界定。考《管锥篇》所举三例,一则曰“偃兵开城门”,二则曰“开城门延贼”,三则曰“开门以待之”,都有“开门”这个环节。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钱先生的标准。如果是,那么,我说的那一例不算,“红茶”先生的那一例也不好算数的呢!至于周振鹤先生断言历史上不曾有过“空城计”,可能是有更严格的标准。因为周先生作为复旦大学历史系的资深教授,是决不会“更加无知”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