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答出版人  

2008-01-23 23:4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答出版人

 

不久前,您获得了“2007年书业年度作者奖”,同时也是很多其他评选奖项的热门人物,您如何看待这些奖项?您重视它们吗?

得奖都是去年(2006年度)的事,你们这个奖是今年(2007年度)惟一的,看来出版界要比电视和报刊反应慢。哈哈,你别生气,慢有慢的好处,可以避免浮躁,是不是?现在,“浮躁”二字,可是杀人的刀子。你要受欢迎,就会有人说你和喜欢你的人“浮躁”。而且,一开始就说,事情还没完就说,也不管自己这样说浮躁不浮躁。你们晚一年来颁奖,就可以避免这一刀了,恭喜恭喜!去年得的奖杯,都放在《百家讲坛》制片人的办公室里。人家给你颁奖,是看得起你,不能给脸不兜着。搁在家里,摆出来,人家会以为你是卖奖杯的。还是荣誉归于集体的好。以后他们放不下了,我再拿回家。你问我重视不重视,告诉你吧,我去年得的一个最大的奖,是《新周刊》的“新锐人物”。这奖今年颁给“许三多”了,你最好问问“许三多”重视不重视。

2007年书业年度颁奖晚会上,主持人问您,您觉得自己还能红多久,您当时并没有正面做出答复,现在能否请您正面应答?

我觉得现在的媒体心眼真好。当事人都不着急的事,你们急什么?

您曾在一次记者见面会上表示,“国学热”是媒体杜撰出来的,国学根本就没热过。您想传达的是什么意思?

弄清楚“国学”是什么意思,就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如果国学没热起来,那么您认为现在从民间到高校,从大众到学者,对国学所表现出来的热烈关注,热的又是什么?

你说“从民间到高校,从大众到学者,都对国学表现出热烈关注”?有这事吗?拜托了!国学只要还是“学”,就不可能被大众关注,也不需要被大众关注。现在人们关注的,只不过是我们祖国的历史和我们民族的文化。历史是历史,文化是文化。研究它们的,才叫“学”。所以,关注历史、文化,不等于关注“国学”。再说,即便是关注历史文化的人,也没你们媒体说的那么多。以所谓“国学热”为靶子写的批评文章,也全都无的放矢,不靠谱。

您认为“这种热”能持续多久?

你们媒体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你管他能持续多久呢?算这日子干什么?是准备开追悼会呀,还是要提前定货买骨灰盒呀?

您说过“百家讲坛”中的故事都是“药引子”,引子不能没有,但吃药只吃药引子没用。那么是否可以把“百家讲坛”比作传统文化的“药引子”?您甘心做这个药引子吗?

我爷爷是中医,每次开药都有“生姜两片,大枣三枚”。你看我是“生姜两片”呢,还是“大枣三枚”呢?

您表示,新年里将于“百家讲坛”二次合作,是您舍不得离开这个舞台吗?能否多透露一些相关细节。

我和百家讲坛、上海文艺出版社在2008年确实将有第二次合作。合作内容仍然在中华文化的范围内,但完全不同于《品三国》,也就是不再讲历史。新节目的宗旨是寻找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。这次的合作方式,是先写书,再改编成节目。全书大纲已经完成,书稿也写了许多。新节目分六个部分,每个部分六集,一共36集。计划二月下旬开始录相,六月份播出,图书的出版时间则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决定。标题保密,以防盗版集团做假书。

您是凭借“百家讲坛”的媒体平台声名鹊起的,可是又有一些媒体给您制造了不少麻烦,您怎样看待媒体与文化名人间的关系?

借用老子的话说,就是太上知之,其次誉之,其次畏之,最次侮之。也就是说,最好是你知道有我这个人,我知道有你这张报。但你我不搭界,井水不犯河水,你说你的,我干我的。其次是互相吹捧,互相表扬。再其次是你怕我,我怕你。最差的是你骂我,我骂你。我现在与媒体的关系,大约属于三等水平。媒体怕不怕我,不知道,反正我是怕死他们了。又是假新闻,又是假舆论,还要追着你表态,真是惹不起也躲不起呀!

您在媒体面前,长期以来都是以金刚怒目、直话直说的形象示人。前两天,您写博客集中回复了最近媒体的一些疑问,对媒体态度明显随和很多;而在广西师大出版社的答谢会上,您也一再表示以后要多多配合媒体的采访,主动爆料,这些是预示您要调整与媒体间的关系吗?为什么?

没有的事!我只是说,如果必须接受采访,对方又友好,考虑到现在媒体生存也不容易,我会主动爆料。主动爆料也是为自己好。你不主动爆料,他回去瞎编,岂不更糟?

媒体提及您隐退江湖的传闻,您表示:“那是媒体说的,我没说。我只是不再接受各类邀请而已,以便静下心来好好读书。”现在您已经红透半边天,最近还当选了福建省政协委员,还能保持“静下心来好好读书”的状态吗?心理上和时间上能得到保证?如何保证?

媒体的说法总是不靠谱,我在1998年就当福建省政协委员,现在已经三届,早就是“老资格”了,怎么会是“新科委员”?这与《百家讲坛》有什么关系?与“静下心来好好读书”又有什么关系?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,关键在心境。风动幡动,无非心动。心不动,风动有什么用?幡动又有什么用?

您说媒体把您变得不像学者,而成为娱乐人物,但是不管您愿意不愿意,这已经成为事实,您如何应对?

需要应对吗?岂不闻古人有言:以不变应万变?

有不少网民说,嫁人要嫁易中天。您评价说,要让大家爱上一个人,就是要让这个人可爱。言下之意,您是一位“可爱”的人,可是您又多次表示自己是一位“真小人”,这两者间矛盾吗?

我说过自己是“真小人”吗?我只是说,如果万不得已,只有两个选择,那就“宁做真小人,不做伪君子”,前提怎么能去掉?

白衣胜雪、折扇在手,从您一贯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形象看,您是一位非常传统的人,同时也有人说您身上有“江湖气”,您自己怎么看自己的形象?您的气质和学养受中国诸子百家哪一家影响更大?

我有一个说法:读孔得仁,读孟得义,读老得智,读庄得慧,读墨得力行,读韩得冷眼,读荀得自强不息。先秦诸子,家家都要读。一有偏好,就会出问题。另外,读书人不能不读书,也不能只读书。我更喜欢的还是这句话:与有肝胆人共事,于无字句处读书。

学者也好,学术超男也罢,您表示不在乎自己的身份,那么您如何界定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角色,您的“安身立命”之所在哪里?

文化传播。

您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——《高高的树上》,怎么您突然想到要写小说了呢?您还表示,写小说“只不过就是我初学游泳的一次练习”,是否表示你还将在文学这条路上走下去?您现在,学问也做了,普及也讲了,小说也写了,还有什么是您下一步想进行的新突破?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写了,没什么“突然想到”。既然是“学游泳”,会游就行了,没必要当运动员。以后游不游,天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