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易中天主持解放日报文化讲坛二  

2008-11-23 14:3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诚实是有前提的,这个前提就是责任感

  易中天:文怀老,您曾说过这么一句话,我印象很深刻,您说“法律讲证据,宗教讲良心”,您认为媒体要讲什么?

  文怀沙:媒体徘徊于二者之间。刚才张越讲了一句话很深刻,就是说这个人很诚实,但是如果诚实对他不利,他就可能说谎话。诚实要看对谁,有一个对象问题。兵不厌诈,你对待敌人就不能太诚实,你不能告诉敌人你的炮台在哪里。(全场笑)诚实不是愚蠢,是智慧到了某一种层次,诚实是一种性情。

  易中天:那么诚实要服从于什么?

  文怀沙:就是良心。

  易中天:我想请问二位,媒体的良心是什么?

  张越:一个是诚实,一个是善意,这两个最重要。

  易中天:所谓诚实就是不能做假新闻?

  张越:对,要客观地、均衡地、不能造假地、不负责任地做报道,而且做这些报道的时候要心怀善意。

  易中天:怎样看待善意还是非善意?

  张越:我觉得现状是,有的人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没有想一想,是没过脑子的。现实中,人们生活的脚步特别快,人们的情绪很浮躁,我们也有自己特别期待的追求,这种东西以讹传讹地就成为了“真理”,比如刚才说的成功观,大家慢慢地就会觉得是真理,在这种价值观和急躁情绪的推动之下,常常是不自觉地在做着某些事情。但是我觉得,作为一个媒体人,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得动脑子,说话要负责任。

  媒体有时会说一些套话,它在任何场合都可以随时拿出来应付场面,但是没有信息含量。所以我们常听到一些既没错误又无价值、说不说都可以的话。我们也会慢慢地习惯于说这些套话,因为这样省事。

  有时候看电视节目,在报道完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之后,会出现这样的结尾,主持人信心百倍地说,我相信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,这个问题一定会得到很好的解决。我看到这儿就会很纳闷,此言的根据是什么?怎么解决?好多年都没解决的问题,怎么你一出来,一表态,一结尾就解决了呢?你要问他怎么一努力就解决了,他也不知道。他可能不知道这样的表达缺乏善意,这只是习惯,但是我觉得一个成年人应当学着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任。

  易中天:文怀老有话要说。

  文怀沙:张越刚才讲的话揭示了一个关键问题,诚实是有前提的,这个前提就是责任感。

  易中天:诚实的前提是责任感。

  文怀沙:这个责任感往往是社会责任感,不仅仅是个人问题。有时候一个人,为了社会利益,为了对人民负责任,说了句看上去不诚实的话,但这是善知。我觉得善知往往比真知更重要。所以我说:盖凡大善智识,咸具大千慈悲,必含慕道沉痛。发广大心,作普济愿,成功德业,证无上果。

  这里解释一下“智识”吧,从生活中来叫知识,从书本里来叫学识,知识加学识并且提升到一个高度,成体系了,就叫“智识”,这是我自己下的定义。在一些事情面前仗义执言,是要有大勇气、大智慧的。

  一切权利和责任都不应该是奢谈,首先要落实在每个人的具体生活里

  易中天:张越也有话要说。

  文怀沙:对,应该Lady first(女士优先)。(全场笑)风景这边独好。(转向张越)

  易中天:且听张越说来。(全场笑,鼓掌)

  张越:刚才文怀老说诚实的前提是责任,是社会责任,而且这种责任的意义被提升到了很高的境界。实际上,在普通人的生活中,大多数情况下到不了那种程度。我想说,首先更重要的是个人责任,是自己对自己的责任,就是我能做到什么程度,我做事是否诚实,我工作是否努力,我待人是否诚恳,我心地是否善良。一个人先承担了个人责任,才好再谈社会责任。如果光谈社会责任而不讲个人责任,我担心会有其他的后果出现。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新闻工作者,我们需要的是先完成个人的责任,成全个人的善意,到那个时候,你就知道而且很自然地就承担了媒体的责任,表达了你对周围人的善意。(全场鼓掌)

  文怀沙:而今迈步从头越。说得很好。

  易中天:文怀老,您赞成?

  文怀沙:赞成。

  易中天:先要有个人责任,然后才能承担社会责任?

  文怀沙:这个不是先后问题。我有两句话: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。这个责任感要使你无愧才行。要知道,社会的消极力量中最可怕的就是人无廉耻,没有廉耻就没有责任感,不害羞的人很可怕。屈原有四句诗:“何昔日之芳草兮,今直为此萧艾也?岂其有他故兮,莫好修之害也!”人是会变的,现在变成“萧艾”了,“萧艾”就是错误。屈原也说,最可怕的是不要脸。我曾经把这四句离骚翻译成上海话:为啥从前香喷喷,今朝变仔臭烘烘;究竟毛病啥地方,问题出在勿要面孔!(全场大笑,鼓掌)

  易中天:我比较赞成张越的观点,我也更强调一种个人责任。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连对自己都不能负责,怎么可能对社会负责,对国家负责,对民族负责,对未来负责,对下一代负责?拉倒吧!这就是古人说的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”。现在很多人说大话说惯了,说多了,说溜了,说顺嘴了,说大话都不用过脑子,说完就忘,一点责任感都没有。为什么古人从修身说起,先修身才能齐家,齐家才能治国,治国才谈得上平天下。如果连修身都做不到,什么都谈不上。

  张越:刚才文怀老说的是耻文化,怕羞,怕让人笑话,这背后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没人笑话,没人看见的时候怎么办?是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这是耻文化的一个缺陷。实际上耻的原则不能建立在脸重要不重要的基础上,重要的是你自己内心有没有一个准则,你做错事的时候自己知道不知道为自己害羞。

  易中天:也不是自己害羞的问题,就是自己难受。

  文怀沙:我们现在讲自由不是一个空泛的、无边无际的东西,雨果讲过一句话,你要知道巨人有多高,就去量他手指的一个关节。因此自由不是奢谈,其他的一切权利和责任都不应该是奢谈,首先要落实在每个人的具体生活里。没有个人哪有集体呢?

  易中天:对,没有个人哪有社会,没有个人哪有天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