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但为自由故  

2010-11-23 15:0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但为自由故 〇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,也是最大的公平与正义。 自由了!成都农民和市民的迁徙,都自由了! 根据最新出台的一项政策,2012年年底前,成都将在全域范围内统一城乡户籍,实现迁徙自由。从此,农民可以自由进城,市民可以自由下乡。进城落户的农民,仍然可以保留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地和宅基地,不必“以土地换身份”。不愿进城的,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。至于是否进城落户,则完全依照农民的自由意愿。进,政府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;不进,政府也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。附加条件,一个没有,正所谓“有保障无条件”。 这实在是太棒了,难怪要被舆论称之为“伟大的进步”(傅蔚冈《尊重外来人口的城市化》, 2010年11月20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 当然,质疑之声也不是没有。比方说,这样一来,会不会引发“进城潮”和“下乡潮”?农民大规模进城以后,粮价菜价会不会涨?没有了农民的农村,会不会成为开发商的“肥水”?农民享受跟市民一样的就业、社保、住房、教育、医疗等优惠政策,却多出一块承包地和宅基地来,对市民又是否公平? 的确,这些质疑,并非没有道理。不过我更担心的,是区县乡镇的干部,为了证明这项政策的“英明正确”,也为了自己的“政绩”,想方设法忽悠农民进城,人数越多越好。当然,“强迁”不大可能,“诱迁”就很难讲。比方说,挨家挨户做工作,讲进城落户如何如何合算,咋个咋个好。进城以后的问题和困难,则只字不提,反正那也不是他们的事。真要有了麻烦,头疼的是街道社区,是书记市长,还有进城的农民自己。 抱歉,这不是“杞人忧天”,而是“经验之谈”。中国的事,不好办。从古到今,一项改革,如果不由官方主导,就推不动。自上而下推进呢?又难免走样,甚至弄砸。想当年,王安石的“青苗法”,原本是要给农民排忧解难的。但让地方官一整,

但为自由故

 

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,也是最大的公平与正义。

却成了“飞来横祸”。为什么?因为给全国各地都派了任务,下了指标。结果,自由自愿,变成“奉命奉旨”,当然南辕北辙,事与愿违。 因此,我要给成都当局提个醒:城乡居民自由迁徙这事,千万别下指标,也别考核,甚至不要公布人数。实际上,户改的目的,本来就不是要把农民都弄进城,市民都赶下乡。这样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,显然不是改革者的初衷,也不是他们所要的结果。 那么,这项改革,又意义何在?直接的意义,是把一个原本属于公民的权利,归还给公民。这个权利,就是“迁徙的自由”。至于归还之后怎么用,是公民自己的事。他可以行使(进城或下乡),也可以放弃(不进城或不下乡),还可以这会儿放弃,下一回再行使。弃权,也是权利的行使么!但不管公民怎么做,都跟政府不再相干。政府只要兑现承诺,当真“有保障无条件”,就是尽了自己的本分,做了该做的事情。 所以,新政策出台后,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农民进城,也没有一个市民下乡,这项改革也是成功的,也是“伟大的进步”。因为它体现了执政者对宪法、人权、公民权利和个体人格的尊重。尽管这种尊重,不过表现为“你爱住哪就住哪”(包括爱进城就进城、爱下乡就下乡、不想迁徙就不动)。但背后体现出来的精神,却是自由。 自由,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主旋律。比方说,五四运动以后,我们告别“包办婚姻”,实现了“择偶的自由”;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又告别“统一分配”,实现了“择业的自由”。择偶和择业都自由,“择居的自由”就必然会提到议事日程。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成都不过先行一步。但,莫道君行早,也别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其他地方,也会见贤思齐。事实上,实现择居自由,兑现公民权利,解放的决不仅仅是农民,还将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、创造力和软实力。谓予不信,请拭目以待! 权利的归还必须彻底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此,我赞同成都的做法:农民进城落户后,仍可 

自由了!成都农民和市民的迁徙,都自由了!

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

根据最新出台的一项政策,2012年年底前,成都将在全域范围内统一城乡户籍,实现迁徙自由。从此,农民可以自由进城,市民可以自由下乡。进城落户的农民,仍然可以保留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地和宅基地,不必“以土地换身份”。不愿进城的,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。至于是否进城落户,则完全依照农民的自由意愿。进,政府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;不进,政府也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。附加条件,一个没有,正所谓“有保障无条件”。

这实在是太棒了,难怪要被舆论称之为“伟大的进步”(傅蔚冈《尊重外来人口的城市化》, 201011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20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

当然,质疑之声也不是没有。比方说,这样一来,会不会引发“进城潮”和“下乡潮”?农民大规模进城以后,粮价菜价会不会涨?没有了农民的农村,会不会成为开发商的“肥水”?农民享受跟市民一样的就业、社保、住房、教育、医疗等优惠政策,却多出一块承包地和宅基地来,对市民又是否公平?

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

的确,这些质疑,并非没有道理。不过我更担心的,是区县乡镇的干部,为了证明这项政策的“英明正确”,也为了自己的“政绩”,想方设法忽悠农民进城,人数越多越好。当然,“强迁”不大可能,“诱迁”就很难讲。比方说,挨家挨户做工作,讲进城落户如何如何合算,咋个咋个好。进城以后的问题和困难,则只字不提,反正那也不是他们的事。真要有了麻烦,头疼的是街道社区,是书记市长,还有进城的农民自己。

抱歉,这不是“杞人忧天”,而是“经验之谈”。中国的事,不好办。从古到今,一项改革,如果不由官方主导,就推不动。自上而下推进呢?又难免走样,甚至弄砸。想当年,王安石的“青苗法”,原本是要给农民排忧解难的。但让地方官一整,却成了“飞来横祸”。为什么?因为给全国各地都派了任务,下了指标。结果,自由自愿,变成“奉命奉旨”,当然南辕北辙,事与愿违。

因此,我要给成都当局提个醒:城乡居民自由迁徙这事,千万别下指标,也别考核,甚至不要公布人数。实际上,户改的目的,本来就不是要把农民都弄进城,市民都赶下乡。这样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,显然不是改革者的初衷,也不是他们所要的结果。

那么,这项改革,又意义何在?直接的意义,是把一个原本属于公民的权利,归还给公民。这个权利,就是“迁徙的自由”。至于归还之后怎么用,是公民自己的事。他可以行使(进城或下乡),也可以放弃(不进城或不下乡),还可以这会儿放弃,下一回再行使。弃权,也是权利的行使么!但不管公民怎么做,都跟政府不再相干。政府只要兑现承诺,当真“有保障无条件”,就是尽了自己的本分,做了该做的事情。

但为自由故 〇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,也是最大的公平与正义。 自由了!成都农民和市民的迁徙,都自由了! 根据最新出台的一项政策,2012年年底前,成都将在全域范围内统一城乡户籍,实现迁徙自由。从此,农民可以自由进城,市民可以自由下乡。进城落户的农民,仍然可以保留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地和宅基地,不必“以土地换身份”。不愿进城的,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。至于是否进城落户,则完全依照农民的自由意愿。进,政府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;不进,政府也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。附加条件,一个没有,正所谓“有保障无条件”。 这实在是太棒了,难怪要被舆论称之为“伟大的进步”(傅蔚冈《尊重外来人口的城市化》, 2010年11月20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 当然,质疑之声也不是没有。比方说,这样一来,会不会引发“进城潮”和“下乡潮”?农民大规模进城以后,粮价菜价会不会涨?没有了农民的农村,会不会成为开发商的“肥水”?农民享受跟市民一样的就业、社保、住房、教育、医疗等优惠政策,却多出一块承包地和宅基地来,对市民又是否公平? 的确,这些质疑,并非没有道理。不过我更担心的,是区县乡镇的干部,为了证明这项政策的“英明正确”,也为了自己的“政绩”,想方设法忽悠农民进城,人数越多越好。当然,“强迁”不大可能,“诱迁”就很难讲。比方说,挨家挨户做工作,讲进城落户如何如何合算,咋个咋个好。进城以后的问题和困难,则只字不提,反正那也不是他们的事。真要有了麻烦,头疼的是街道社区,是书记市长,还有进城的农民自己。 抱歉,这不是“杞人忧天”,而是“经验之谈”。中国的事,不好办。从古到今,一项改革,如果不由官方主导,就推不动。自上而下推进呢?又难免走样,甚至弄砸。想当年,王安石的“青苗法”,原本是要给农民排忧解难的。但让地方官一整, 所以,新政策出台后,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农民进城,也没有一个市民下乡,这项改革也是成功的,也是“伟大的进步”。因为它体现了执政者对宪法、人权、公民权利和个体人格的尊重。尽管这种尊重,不过表现为“你爱住哪就住哪”(包括爱进城就进城、爱下乡就下乡、不想迁徙就不动)。但背后体现出来的精神,却是自由。

自由,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主旋律。比方说,五四运动以后,我们告别“包办婚姻”,实现了“择偶的自由”;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又告别“统一分配”,实现了“择业的自由”。择偶和择业都自由,“择居的自由”就必然会提到议事日程。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成都不过先行一步。但,莫道君行早,也别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其他地方,也会见贤思齐。事实上,实现择居自由,兑现公民权利,解放的决不仅仅是农民,还将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、创造力和软实力。谓予不信,请拭目以待!

但为自由故 〇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,也是最大的公平与正义。 自由了!成都农民和市民的迁徙,都自由了! 根据最新出台的一项政策,2012年年底前,成都将在全域范围内统一城乡户籍,实现迁徙自由。从此,农民可以自由进城,市民可以自由下乡。进城落户的农民,仍然可以保留他们在农村的承包地和宅基地,不必“以土地换身份”。不愿进城的,同样享受政府提供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。至于是否进城落户,则完全依照农民的自由意愿。进,政府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;不进,政府也为你服务,给你保障。附加条件,一个没有,正所谓“有保障无条件”。 这实在是太棒了,难怪要被舆论称之为“伟大的进步”(傅蔚冈《尊重外来人口的城市化》, 2010年11月20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。 当然,质疑之声也不是没有。比方说,这样一来,会不会引发“进城潮”和“下乡潮”?农民大规模进城以后,粮价菜价会不会涨?没有了农民的农村,会不会成为开发商的“肥水”?农民享受跟市民一样的就业、社保、住房、教育、医疗等优惠政策,却多出一块承包地和宅基地来,对市民又是否公平? 的确,这些质疑,并非没有道理。不过我更担心的,是区县乡镇的干部,为了证明这项政策的“英明正确”,也为了自己的“政绩”,想方设法忽悠农民进城,人数越多越好。当然,“强迁”不大可能,“诱迁”就很难讲。比方说,挨家挨户做工作,讲进城落户如何如何合算,咋个咋个好。进城以后的问题和困难,则只字不提,反正那也不是他们的事。真要有了麻烦,头疼的是街道社区,是书记市长,还有进城的农民自己。 抱歉,这不是“杞人忧天”,而是“经验之谈”。中国的事,不好办。从古到今,一项改革,如果不由官方主导,就推不动。自上而下推进呢?又难免走样,甚至弄砸。想当年,王安石的“青苗法”,原本是要给农民排忧解难的。但让地方官一整,

权利的归还必须彻底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此,我赞同成都的做法:农民进城落户后,仍可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

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

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

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

却成了“飞来横祸”。为什么?因为给全国各地都派了任务,下了指标。结果,自由自愿,变成“奉命奉旨”,当然南辕北辙,事与愿违。 因此,我要给成都当局提个醒:城乡居民自由迁徙这事,千万别下指标,也别考核,甚至不要公布人数。实际上,户改的目的,本来就不是要把农民都弄进城,市民都赶下乡。这样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,显然不是改革者的初衷,也不是他们所要的结果。 那么,这项改革,又意义何在?直接的意义,是把一个原本属于公民的权利,归还给公民。这个权利,就是“迁徙的自由”。至于归还之后怎么用,是公民自己的事。他可以行使(进城或下乡),也可以放弃(不进城或不下乡),还可以这会儿放弃,下一回再行使。弃权,也是权利的行使么!但不管公民怎么做,都跟政府不再相干。政府只要兑现承诺,当真“有保障无条件”,就是尽了自己的本分,做了该做的事情。 所以,新政策出台后,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农民进城,也没有一个市民下乡,这项改革也是成功的,也是“伟大的进步”。因为它体现了执政者对宪法、人权、公民权利和个体人格的尊重。尽管这种尊重,不过表现为“你爱住哪就住哪”(包括爱进城就进城、爱下乡就下乡、不想迁徙就不动)。但背后体现出来的精神,却是自由。 自由,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主旋律。比方说,五四运动以后,我们告别“包办婚姻”,实现了“择偶的自由”;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又告别“统一分配”,实现了“择业的自由”。择偶和择业都自由,“择居的自由”就必然会提到议事日程。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成都不过先行一步。但,莫道君行早,也别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其他地方,也会见贤思齐。事实上,实现择居自由,兑现公民权利,解放的决不仅仅是农民,还将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、创造力和软实力。谓予不信,请拭目以待! 权利的归还必须彻底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此,我赞同成都的做法:农民进城落户后,仍可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

 

保留承包地和宅基地。虽然,这看起来似乎对市民“不太公平”。但问题是,你让农民带着后顾之忧,赤手空拳跟市民竞争,就公平吗?必须签下那屈辱的“城下之盟”,谈得上“人的尊严”吗?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迁徙,还是自由的吗? 事实上,自由,才是最大的公平,最大的正义。而且,只有当每个公民都享有充分的自由,包括择业的自由、迁徙的自由、创造的自由和言论的自由,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和争取公平与正义。唯其如此,马克思和恩格斯才会把“每个人的自由发展”,看作“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”,看作共产主义的理想(《共产党宣言》)。自由二字,何其重要! 自由是公民权利,自由是核心价值,自由是人类理想。自由的旗帜一旦高高飘扬,我们就能够实现“社会进步、国家富强和个人幸福”的梦想。为了这一天,难道不该“胆子更大一些,步子更快一些”吗? 悠悠天下心,迢迢改革路。 但为自由故,请君迈大步。 刊载于2010年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

刊载于2010却成了“飞来横祸”。为什么?因为给全国各地都派了任务,下了指标。结果,自由自愿,变成“奉命奉旨”,当然南辕北辙,事与愿违。 因此,我要给成都当局提个醒:城乡居民自由迁徙这事,千万别下指标,也别考核,甚至不要公布人数。实际上,户改的目的,本来就不是要把农民都弄进城,市民都赶下乡。这样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,显然不是改革者的初衷,也不是他们所要的结果。 那么,这项改革,又意义何在?直接的意义,是把一个原本属于公民的权利,归还给公民。这个权利,就是“迁徙的自由”。至于归还之后怎么用,是公民自己的事。他可以行使(进城或下乡),也可以放弃(不进城或不下乡),还可以这会儿放弃,下一回再行使。弃权,也是权利的行使么!但不管公民怎么做,都跟政府不再相干。政府只要兑现承诺,当真“有保障无条件”,就是尽了自己的本分,做了该做的事情。 所以,新政策出台后,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农民进城,也没有一个市民下乡,这项改革也是成功的,也是“伟大的进步”。因为它体现了执政者对宪法、人权、公民权利和个体人格的尊重。尽管这种尊重,不过表现为“你爱住哪就住哪”(包括爱进城就进城、爱下乡就下乡、不想迁徙就不动)。但背后体现出来的精神,却是自由。 自由,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主旋律。比方说,五四运动以后,我们告别“包办婚姻”,实现了“择偶的自由”;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又告别“统一分配”,实现了“择业的自由”。择偶和择业都自由,“择居的自由”就必然会提到议事日程。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成都不过先行一步。但,莫道君行早,也别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其他地方,也会见贤思齐。事实上,实现择居自由,兑现公民权利,解放的决不仅仅是农民,还将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、创造力和软实力。谓予不信,请拭目以待! 权利的归还必须彻底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此,我赞同成都的做法:农民进城落户后,仍可11却成了“飞来横祸”。为什么?因为给全国各地都派了任务,下了指标。结果,自由自愿,变成“奉命奉旨”,当然南辕北辙,事与愿违。 因此,我要给成都当局提个醒:城乡居民自由迁徙这事,千万别下指标,也别考核,甚至不要公布人数。实际上,户改的目的,本来就不是要把农民都弄进城,市民都赶下乡。这样毫无意义的来回折腾,显然不是改革者的初衷,也不是他们所要的结果。 那么,这项改革,又意义何在?直接的意义,是把一个原本属于公民的权利,归还给公民。这个权利,就是“迁徙的自由”。至于归还之后怎么用,是公民自己的事。他可以行使(进城或下乡),也可以放弃(不进城或不下乡),还可以这会儿放弃,下一回再行使。弃权,也是权利的行使么!但不管公民怎么做,都跟政府不再相干。政府只要兑现承诺,当真“有保障无条件”,就是尽了自己的本分,做了该做的事情。 所以,新政策出台后,哪怕最后没有一个农民进城,也没有一个市民下乡,这项改革也是成功的,也是“伟大的进步”。因为它体现了执政者对宪法、人权、公民权利和个体人格的尊重。尽管这种尊重,不过表现为“你爱住哪就住哪”(包括爱进城就进城、爱下乡就下乡、不想迁徙就不动)。但背后体现出来的精神,却是自由。 自由,是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国社会进步的主旋律。比方说,五四运动以后,我们告别“包办婚姻”,实现了“择偶的自由”;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又告别“统一分配”,实现了“择业的自由”。择偶和择业都自由,“择居的自由”就必然会提到议事日程。这是迟早都要做的事情,成都不过先行一步。但,莫道君行早,也别“风景这边独好”。其他地方,也会见贤思齐。事实上,实现择居自由,兑现公民权利,解放的决不仅仅是农民,还将是整个社会的生产力、创造力和软实力。谓予不信,请拭目以待! 权利的归还必须彻底。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。因此,我赞同成都的做法:农民进城落户后,仍可23《新京报》A03版,责任编辑于平,发表时有删节,这里是完整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54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