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主持经济观察报文化论坛实录  

2010-02-05 20:1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主持经济观察报文化论坛实录

 

主持人易中天:尊敬的各位嘉宾,《经济观察报》主办的年会,现在进行论坛的第四个环节,讨论的是中华文化的未来。请出第一位嘉宾,世界展览局局长 吴建民先生。吴先生是当年驻法大使,风度不减当年。鲁迅先生说过,耽误别人的时间是谋财害命。所以,你只有十分钟的演讲时间。

   

吴建民演讲(略)   

   

易中天:我仔细聆听了您刚才的演讲。核心的思想,就是必须构建中华主流文化。而且,这个主流文化,还要通过小学课本、电视剧、儿歌深入人心。您还设想,中华主流文化有三个主体部分。第一个,是我们中华民族从西周开始,三千多年积淀下来,经过历史检验,确实是精华的东西。第二个,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,几十年积累下来的那些优秀的文化。第三个,就是我们从国外引进的那些先进的文化。

现在我的问题是:如果这三种内涵发生冲突怎么办?

吴建民:我想这就是你刚才讲的文明冲突。会不会有冲突呢?人类有相通的东西。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,搞市场经济。为什么搞?因为它是人类相通的地方。发展经济,必须搞市场经济。

易中天:但是我们没有这种传统。

吴建民:那是引进过来的。改革开放以来,人民的生活是好了还是差了?

易中天:好了。

吴建民:那没有改革开放成吗?

易中天:就是说,我们构建中华主流文化的时候,要把它交给实践去检验,交给人民去评判。但凡是实践检验、人民群众拥护的,就是我们要构建的中华主流文化,是吗?

吴建民:我想是人民接受的,人民也需要引导,通过实践慢慢让多数人认识。

易中天:一定要占得住脚,中国才能再出发。

有请第二位演讲嘉宾,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王忠明先生。

   

王忠明演讲(略)

   

易中天:谢谢王忠明先生。刚才王先生发表了您对《三枪》的意见,基本上也算是给了他三枪。我这脑袋里,就记住了两枪,一个叫做滥用,一个叫做透支。滥用观众对他的信用,透支了中国电影的前景。那么我想请教一下,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吗?

王忠明:因为我们都是农民。我们对财富的感觉,跟发达国家的导演是不一样的。我们是从极贫,从国民经济崩溃边缘起步的。所以我们没见过大钱。所以我们在金钱面前,经不起诱惑,忘记了自己更应该追求的是什么。张艺谋真不应该这么做。

易中天:我听明白了,中国电影要想有前景,就得挣回大钱,真正知道钱是什么样子的,最好是美元或者英镑。

王忠明:我们还是要用好自己的资源。中国的文化资源非常丰富,我们要倍加珍惜,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。另外,千万不要以为,我们现在可以做二望三,做三望二,乃至于做二望一,超过日本了。人均GDP,日本是我们的12倍,还早着呢!所以,我们还真得把自己的脚步调准了再出发,谢谢。

易中天:我们的第三位演讲嘉宾自己都上来了。还是介绍一下:炎黄春秋总编辑,我的老朋友吴思先生,有请!

   

吴思演讲(略)

        

易中天:我仔细听了一下,你大概是这么一个意思:秦皇汉武之后,辛亥革命之前,是中国的帝国时代。这个时候的核心价值观,是三纲五常。1949年以后,改革开放以前,核心价值观是阶级斗争。这两种核心价值观,共同特点,是官民都同意?

吴思:是。

易中天:现在的情况,是官有官的价值观,民有民的价值观,没有一致?

吴思:是。

易中天:那么你认为,我们将来能够找到一种真正具有中国特色、可以称得上是中华文化核心价值观,又被官方民间都认同的东西吗?

吴思:有可能。

易中天:可能是什么?

吴思:我觉得还是民主、自由、宪政。

易中天:谢谢!下面请出第四位演讲嘉宾,著名导演贾樟柯。

   

贾樟柯演讲(略)

 

易中天:贾樟柯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导演,他今天又为我们放电影了,我看到了两个镜头。第一个镜头,是对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中国形象的描述,叫做“面部模糊的庞然大物”。第二个镜头,是对中国知识阶层的描述,叫做“面部狰狞”。把这两个镜头,按照蒙太奇的方法剪辑一下,得出来的好像就是中国电影。

贾樟柯:有什么样的文化环境,就产生出什么样的文化作品。

易中天:您觉得中国电影将来要走向世界,中国要成为文化输出大国,我们还需要做什么?

贾樟柯:我觉得最起码,对创造者来说,我们不能把观众想象成只是低级趣味的人,满足最简单的愉悦的需求。因为我觉得,自身创造者对这个社会的发展的感受,跟寻找简单的清晰的哲学观点,我觉得这个工作不能丢。既使是娱乐,也是文化的一部分。

易中天:也就是说,像好莱坞大片,虽然很娱乐,其实背后有核心价值观?

贾樟柯:有非常清晰的坚强坚信的价值观,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。

主持人:谢谢贾导!现在请出著名教育学家、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先生。

   

杨东平演讲(略)

   

易中天:谢谢杨东平先生!老朋友了,问个八卦问题:你觉得中国教育和中国足球,哪个更有希望一点?

杨东平:可能还是中国教育有希望。

易中天:为什么?

杨东平:我想整个外部环境供求关系已经极大地改善。另外,公众对教育改革巨大的压力,已经把教育改革提到了议事日程。我们希望通过广泛的公众参与,把巨大的压力转化为改革教育的动力。当然,教育是一个政治文化的子系统。所以,可能有一些文化价值的转变,仅仅通过教育自身手段不行,需要通过全社会的政治体制改革、文化观念的变化。

易中天:谢谢!刚才杨东平先生谈教育的时候,谈到了科举。科举是我们的历史。实际上,我们今天在谈到中华文化的未来,以及中国再出发这个主题的时候,是离不开历史的。现在,请出本此论坛最后一位嘉宾,著名历史学家、清华大学教授秦晖先生。

   

秦晖演讲(略)

   

易中天:我刚才听下来,感觉“斯大林加秦始皇”,先生是坚决反对的。但如果是“华盛顿加孔夫子”,有这个可能吗?

秦晖:至少在华盛顿和秦始皇的斗争中,那么孔子,不过我认为主要是孟子,有可能成为一种抗争。

易中天:谢谢!

非常感谢诸位参加《经济观察报》的年会!各位嘉宾的讲演,我个人很受启发、教育。我觉得,他们的观点可能有所不同,视角、立场和方法也可能有所不同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,那就是都热爱我们这个国家,热爱我们这个民族,热爱我们这个文化。如果不爱我们的国家,不爱我们的民族,不爱我们的文化,就用不着在这里检讨我们的过去,反思我们的经验。现在有一种论调,认为指出我们民族历史上或者现实当中的缺点和矛盾,是帝国主义的阴谋,是为了摧毁我们的民族自信心。因为人家犯的错误,可能比我们还大。比方说金融危机,就不发生在中国,发生在美国。这不是证明美国和西方社会、西方国家,也是问题极其严重吗?他们的文化难道就那么值得推崇吗?我想,这可能就是立场不同。打个比方,有一天我打喷嚏了、流鼻涕了。我的家人就会跟我说,你感冒了。我也会说,我去看医生、吃药。我不会说,你怎么管我感冒?隔壁家里,全家拉肚子,你怎么不去说?所以我就奇怪了,那些关心西方国家问题的一些人,他爱哪个国啊?

我爱我的中国,我爱我的中华民族,我爱我的中华文化。所以,我非常赞同前面六位嘉宾,对我们文化的反思。中国要再出发,必须有文化的支持。要有文化的支持,必须对文化进行梳理和清点。这就首先需要理性,第二是理性,第三还是理性,而不是什么情绪。

谢谢大家参加今天下午的论坛,本次论坛圆满结束。

 

2010116,北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