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若为自由故  

2010-07-29 10:3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若为自由故

──就李红豪事件写了一出独幕剧,叫《苏武牧羊》,老师给了高分。 后来再写作文,老师直接让我回家。有一次,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,老师给了最高分。 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,是“ 吴传忠老师”。 另外,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(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),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。只要写得好,就给高分。 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! 问: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,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。对此,您的看法是什么? 答:应该反过来说: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,是自己把自己毁掉。毁掉的办法,是自觉纳入“毁人不倦”的教育体制,成为这部“毁人机器”的齿轮和螺丝钉。所以,人才答《东莞时报》记者林春挺

 

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

 

按:1962年到1965年,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,跟李红豪算是校友。

写了一出独幕剧,叫《苏武牧羊》,老师给了高分。 后来再写作文,老师直接让我回家。有一次,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,老师给了最高分。 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,是“ 吴传忠老师”。 另外,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(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),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。只要写得好,就给高分。 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! 问: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,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。对此,您的看法是什么? 答:应该反过来说: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,是自己把自己毁掉。毁掉的办法,是自觉纳入“毁人不倦”的教育体制,成为这部“毁人机器”的齿轮和螺丝钉。所以,人才

 

问: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?

若为自由故 ──就李红豪事件答《东莞时报》记者林春挺 ○ 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按:1962年到1965年,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,跟李红豪算是校友。 问: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? 答:只要中国教育坚持“毁人不倦”,不出这事才不正常。 问:您在高中时,是否有类似的经历? 答:有过相反的经历。有一次,老师出了道作文题,叫《记一位难忘的人》。我问老师:写古人行不行?老师愣了一下,说行。我又问:不写成记叙文,行不行?老师又愣了一下,又说行。我得寸进尺,问:回家写行不行?这回老师特爽快,说:行! 我回家 答:只要中国教育坚持“毁人不倦”,不出这事才不正常。

 

问:您在高中时,是否有类似的经历?

答:有过相反的经历。有一次,老师出了道作文题,叫《记一位难忘的人》。我问老师:写古人行不行?老师愣了一下,说行。我又问:不写成记叙文,行不行?老师又愣了一下,又说行。我得寸进尺,问:回家写行不行?这回老师特爽快,说:行!

我回家写了一出独幕剧,叫《苏武牧羊》,老师给了高分。

后来再写作文,老师直接让我回家。有一次,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,老师给了最高分。

若为自由故 ──就李红豪事件答《东莞时报》记者林春挺 ○ 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按:1962年到1965年,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,跟李红豪算是校友。 问: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? 答:只要中国教育坚持“毁人不倦”,不出这事才不正常。 问:您在高中时,是否有类似的经历? 答:有过相反的经历。有一次,老师出了道作文题,叫《记一位难忘的人》。我问老师:写古人行不行?老师愣了一下,说行。我又问:不写成记叙文,行不行?老师又愣了一下,又说行。我得寸进尺,问:回家写行不行?这回老师特爽快,说:行! 我回家

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,是“ 吴传忠老师”。

写了一出独幕剧,叫《苏武牧羊》,老师给了高分。 后来再写作文,老师直接让我回家。有一次,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,老师给了最高分。 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,是“ 吴传忠老师”。 另外,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(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),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。只要写得好,就给高分。 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! 问: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,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。对此,您的看法是什么? 答:应该反过来说: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,是自己把自己毁掉。毁掉的办法,是自觉纳入“毁人不倦”的教育体制,成为这部“毁人机器”的齿轮和螺丝钉。所以,人才 另外,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(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),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。只要写得好,就给高分。

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!

 

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中国教育? 答:因为它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。 问: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? 答:人的全面自由发展。其中,自由又比全面重要。这个道理,读一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就知道。 问:不要高考了吗?不要管理了吗? 答:管理很重要,高考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 问: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,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。对此,您的看法是什么?

答:应该反过来说: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,是自己把自己毁掉。毁掉的办法,是自觉纳入“毁人不倦”的教育体制,成为这部“毁人机器”的齿轮和螺丝钉。所以,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

 

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中国教育? 答:因为它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。 问: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? 答:人的全面自由发展。其中,自由又比全面重要。这个道理,读一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就知道。 问:不要高考了吗?不要管理了吗? 答:管理很重要,高考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

问:为什么这样说中国教育?

若为自由故 ──就李红豪事件答《东莞时报》记者林春挺 ○ 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按:1962年到1965年,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,跟李红豪算是校友。 问: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? 答:只要中国教育坚持“毁人不倦”,不出这事才不正常。 问:您在高中时,是否有类似的经历? 答:有过相反的经历。有一次,老师出了道作文题,叫《记一位难忘的人》。我问老师:写古人行不行?老师愣了一下,说行。我又问:不写成记叙文,行不行?老师又愣了一下,又说行。我得寸进尺,问:回家写行不行?这回老师特爽快,说:行! 我回家

答:因为它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。

写了一出独幕剧,叫《苏武牧羊》,老师给了高分。 后来再写作文,老师直接让我回家。有一次,我用繁体字和文言文写了一篇游记,老师给了最高分。 这位老师的名字我还记得,是“ 吴传忠老师”。 另外,初中语文老师王辅仁先生(武汉市第三十一中学),也是从来就不管我怎么写的。只要写得好,就给高分。 我很感谢这两位老师! 问:李红豪高一时的班主任老师认为,人才并不是他自己把自己打倒,而是社会把他打倒了。对此,您的看法是什么? 答:应该反过来说:人才并不是社会把他毁掉,是自己把自己毁掉。毁掉的办法,是自觉纳入“毁人不倦”的教育体制,成为这部“毁人机器”的齿轮和螺丝钉。所以,人才 

问: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?

答:人的全面自由发展。其中,自由又比全面重要。这个道理,读一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就知道。

若为自由故 ──就李红豪事件答《东莞时报》记者林春挺 ○ 人才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按:1962年到1965年,我在武汉市华师一附中读高中,跟李红豪算是校友。 问:您怎么看李红豪事件? 答:只要中国教育坚持“毁人不倦”,不出这事才不正常。 问:您在高中时,是否有类似的经历? 答:有过相反的经历。有一次,老师出了道作文题,叫《记一位难忘的人》。我问老师:写古人行不行?老师愣了一下,说行。我又问:不写成记叙文,行不行?老师又愣了一下,又说行。我得寸进尺,问:回家写行不行?这回老师特爽快,说:行! 我回家

 

问:不要高考了吗?不要管理了吗?

,就是不被社会和自己毁掉的学生;良师,就是不把学生毁掉的老师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中国教育? 答:因为它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。 问: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? 答:人的全面自由发展。其中,自由又比全面重要。这个道理,读一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《共产党宣言》就知道。 问:不要高考了吗?不要管理了吗? 答:管理很重要,高考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 答:管理很重要,高考价更高。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839)| 评论(86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