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游击队员之歌  

2011-11-12 18:1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六卷前言

 

    本卷所收,是一些与前面十五卷颇为不同的文字。

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

    区别也是显然的。文集第一卷,是文学作品。第二卷到第十五卷,虽然内容庞杂,门类众多,但无论美国宪法、中国智慧,或者城市文化、历史人物,总体上都没有脱离思想、文化、学术的范围,只不过有的是“正规军”(比如《艺术人类学》),有的是“杂牌军”(比如《闲话中国人》)。

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     收入本卷的两本随笔集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,却只能算是“游击队”。民生、教育、媒体,时政、道德、法治,人物、事件、观点,大体上是碰到什么就说什么,逮住谁就是谁,打一枪就换个地方。写作,也没有章法。短则数百,长则万言,或见报端,或贴博客,并不要成什么体统。这样一种地地道道的“流寇作风”,当然很容易会招致这样那样的批评,比如“不务正业”或“多管闲事”。

    这真是太好玩了。我批评某一社会现象,或某一个人,就是“多管闲事”;你说我不该批评,难道就不是管了别人的闲事,就是“务了正业”?

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

    可惜,好像没人觉得这有什么荒唐。

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看来真如韩寒所说,世界上有两种逻辑,一种叫“逻辑”,还有一种叫“中国逻辑”。

    中国逻辑比比皆是。比方说,你批评了某个人,或者某件事,马上就会有人问:你为什么要批评他?有过节吧?有恩怨吧?有利益冲突吧?如果都没有,哼,那你一定是想炒作自己,借机出名,或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

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  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六卷前言 本卷所收,是一些与前面十五卷颇为不同的文字。 区别也是显然的。文集第一卷,是文学作品。第二卷到第十五卷,虽然内容庞杂,门类众多,但无论美国宪法、中国智慧,或者城市文化、历史人物,总体上都没有脱离思想、文化、学术的范围,只不过有的是“正规军”(比如《艺术人类学》),有的是“杂牌军”(比如《闲话中国人》)。 收入本卷的两本随笔集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,却只能算是“游击队”。民生、教育、媒体,时政、道德、法治,人物、事件、观点,大体上是碰到什么就说什么,逮住谁就是谁,打一枪就换个地方。写作,也没有章法。短则数百,长则万言,或见报端,或贴博客,并不要成什么体统。这样一种地地道道的“流寇作风”,当然很容易会招致这样那样的批评,比如“不务正业”或“多管闲事”。 这真是太好玩了。我批评某一社会现象,或某一个人,就是“多管闲事”;你说我不该批评,难道就不是管了别人的闲事,就是“务了正业”? 可惜,好像没人觉得这有什么荒唐。 看来真如韩寒所说,世界上有两种逻辑,一种叫“逻辑”,还有一种叫“中国逻辑”。 中国逻辑比比皆是。比方说,你批评了某个人,或者某件事,马上就会有人问:你为什么要批评他?有过节吧?有恩怨吧?有利益冲突吧?如果都没有,哼,那你一定是想炒作自己,借机出名,或    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

   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

   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

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

   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

   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

者保持名人热度。要不然,你为什么要“多管闲事”? 闲事管不得,这是原因之一。 那么,什么是“闲事”?按照“中国逻辑”,但凡跟自己不相干的,都是。比如暴力拆迁,只要拆的不是你的房子,也不是你亲戚朋友的,那就是“闲事”。好嘛,今天他们强拆张三的,你不管;明天强拆李四的,你也不管;等到后天来拆你的,自然也不会有人管。这个时候,那些反对我们“多管闲事”的,恐怕又要嚷嚷了:怎么没人管呀?代表社会良心和良知的知识分子,都到哪里去了? 请大家想想,我们知识界,是不是还得有人,管一点学问以外的“闲事”? 幸亏,我们民族还有另一个传统,那就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,就是“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。当然,我没有先贤们那么崇高,甚至也不认为天下的兴亡,我们这些“匹夫”有什么“责”。就算这天下当真是“匹夫”们的,由于已经授权政府,我们也可以不必负责,反倒可以向政府“问责”。 不过,天下兴亡,匹夫们虽然“无责”,却不妨“有心”。所谓“有心”,其实也就是关心一下,过问一下,发点议论,提点意见,如此而已。这也是每个公民的权利。事实上,只有当我们每个人,都能对各种社会问题畅所欲言地各抒己见时,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公民社会,才真正建立起来。 这样看,我做得其实还很不够。因为我并非所谓“公告知识分子”,更非所谓“意见领袖”。我甚至不相信    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

 

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六卷前言 本卷所收,是一些与前面十五卷颇为不同的文字。 区别也是显然的。文集第一卷,是文学作品。第二卷到第十五卷,虽然内容庞杂,门类众多,但无论美国宪法、中国智慧,或者城市文化、历史人物,总体上都没有脱离思想、文化、学术的范围,只不过有的是“正规军”(比如《艺术人类学》),有的是“杂牌军”(比如《闲话中国人》)。 收入本卷的两本随笔集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,却只能算是“游击队”。民生、教育、媒体,时政、道德、法治,人物、事件、观点,大体上是碰到什么就说什么,逮住谁就是谁,打一枪就换个地方。写作,也没有章法。短则数百,长则万言,或见报端,或贴博客,并不要成什么体统。这样一种地地道道的“流寇作风”,当然很容易会招致这样那样的批评,比如“不务正业”或“多管闲事”。 这真是太好玩了。我批评某一社会现象,或某一个人,就是“多管闲事”;你说我不该批评,难道就不是管了别人的闲事,就是“务了正业”? 可惜,好像没人觉得这有什么荒唐。 看来真如韩寒所说,世界上有两种逻辑,一种叫“逻辑”,还有一种叫“中国逻辑”。 中国逻辑比比皆是。比方说,你批评了某个人,或者某件事,马上就会有人问:你为什么要批评他?有过节吧?有恩怨吧?有利益冲突吧?如果都没有,哼,那你一定是想炒作自己,借机出名,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易中天

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有谁,可以“一言兴邦”。当然,我也不代表社会的良心和良知。我就是个“出来打酱油的”,路见不平插句嘴,总可以吧? 但是,我很敬重那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、有操守的媒体、媒体人、学者和批评家,还有那些总是在第一时间就发出正义之声的网民。我敬重他们的为民请命和仗义执言,也敬重他们的闻风而动和坚持不懈。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在这个变革的时代,我们不需要“立仗马”,我们需要“游击队”。 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17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9月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1217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六卷前言 本卷所收,是一些与前面十五卷颇为不同的文字。 区别也是显然的。文集第一卷,是文学作品。第二卷到第十五卷,虽然内容庞杂,门类众多,但无论美国宪法、中国智慧,或者城市文化、历史人物,总体上都没有脱离思想、文化、学术的范围,只不过有的是“正规军”(比如《艺术人类学》),有的是“杂牌军”(比如《闲话中国人》)。 收入本卷的两本随笔集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,却只能算是“游击队”。民生、教育、媒体,时政、道德、法治,人物、事件、观点,大体上是碰到什么就说什么,逮住谁就是谁,打一枪就换个地方。写作,也没有章法。短则数百,长则万言,或见报端,或贴博客,并不要成什么体统。这样一种地地道道的“流寇作风”,当然很容易会招致这样那样的批评,比如“不务正业”或“多管闲事”。 这真是太好玩了。我批评某一社会现象,或某一个人,就是“多管闲事”;你说我不该批评,难道就不是管了别人的闲事,就是“务了正业”? 可惜,好像没人觉得这有什么荒唐。 看来真如韩寒所说,世界上有两种逻辑,一种叫“逻辑”,还有一种叫“中国逻辑”。 中国逻辑比比皆是。比方说,你批评了某个人,或者某件事,马上就会有人问:你为什么要批评他?有过节吧?有恩怨吧?有利益冲突吧?如果都没有,哼,那你一定是想炒作自己,借机出名,或 

 

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六卷收录《书生傻气》和《公民心事》两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

    本文刊载于201192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096)| 评论(3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