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德本是天良  

2011-12-21 16:0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安徽农民李家珍、刘土胜两家人的故事,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。这种感动,是既喜且惊的。因为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一种“久违”的美德。它是那样简单、纯朴、真实,却又毋庸置疑地闪烁着光芒。实际上,它就是“天良”,即人性中天然固有的善。因为天然,所以简朴;因为固有,所以真实;因为良善,所以辉光。

天良是超越民族、地域、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的。 安徽农民李家珍、刘土胜两家人的故事,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。这种感动,是既喜且惊的。因为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一种“久违”的美德。它是那样简单、纯朴、真实,却又毋庸置疑地闪烁着光芒。实际上,它就是“天良”,即人性中天然固有的善。因为天然,所以简朴;因为固有,所以真实;因为良善,所以辉光。 天良是超越民族、地域、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的。2003年8月4日下午,我们一家四口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遭遇车祸,车翻,人伤。这时,距离最近的县城民丰,还有60公里;而所有的手机,都没有信号。如果在天黑之前不能得到救援,等待我们的,将是漫天的风沙,或者饥饿的狼群。 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,一辆开得摇摇晃晃的小面包车,停在了我们面前。事后才知道,这是民丰县的长途客车。车上,是一些维吾尔族农民。他们要从县城回到一百多公里外的乡里去,前面的路还很远。但,当他们得知我们的遭遇,没有片刻犹豫,就把车让了出来。车上唯一的汉200384日下午,我们一家四口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遭遇车祸,车翻,人伤。这时,距离最近的县城民丰,还有 安徽农民李家珍、刘土胜两家人的故事,感动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。这种感动,是既喜且惊的。因为在那里,我们看到了一种“久违”的美德。它是那样简单、纯朴、真实,却又毋庸置疑地闪烁着光芒。实际上,它就是“天良”,即人性中天然固有的善。因为天然,所以简朴;因为固有,所以真实;因为良善,所以辉光。 天良是超越民族、地域、宗教信仰和意识形态的。2003年8月4日下午,我们一家四口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遭遇车祸,车翻,人伤。这时,距离最近的县城民丰,还有60公里;而所有的手机,都没有信号。如果在天黑之前不能得到救援,等待我们的,将是漫天的风沙,或者饥饿的狼群。 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,一辆开得摇摇晃晃的小面包车,停在了我们面前。事后才知道,这是民丰县的长途客车。车上,是一些维吾尔族农民。他们要从县城回到一百多公里外的乡里去,前面的路还很远。但,当他们得知我们的遭遇,没有片刻犹豫,就把车让了出来。车上唯一的汉60公里;而所有的手机,都没有信号。如果在天黑之前不能得到救援,等待我们的,将是漫天的风沙,或者饥饿的狼群。

族小伙子,则背起伤员,把我们一直送到民丰县医院。事后我才知道,他的名字叫李建宁。 我们没有机会返回那里,再次向那些善良的人们道谢。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。但我永远记得那一刻:男女老少十几位维族老乡,拎着自己的行李,默默站在路旁,有如雕塑。他们身后,是无边的戈壁;肩头,是夏日的夕阳。 我们当然也不知道,他们在那里站了多久,何时才能回家。但我们知道,当晚,沙尘暴席卷南疆。民丰医院的床上,全是沙子。从和田地区医院开来的救护车,也迟迟不能到达。那些为我们让出车子的维族老乡们,会不会遭遇沙暴呢? 风沙肆虐的地方,却不但没有“道德沙尘暴”,反倒有着道德的绿洲和清泉,这似乎是一个奇迹。但,这岂非恰好证明,天良无处不在?是的,我们跟那些维族老乡,非亲非故,陌路相逢,而且风俗相异,语言不通。他们并没有义务一定要管我们,也有理由和权利为自己的损失索取赔偿。然而他们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让出了乘坐的汽 就在我们快要绝望的时候,一辆开得摇摇晃晃的小面包车,停在了我们面前。事后才知道,这是民丰县的长途客车。车上,是一些维吾尔族农民。他们要从县城回到一百多公里外的乡里去,前面的路还很远。但,当他们得知我们的遭遇,没有片刻犹豫,就把车让了出来。车上唯一的汉族小伙子,则背起伤员,把我们一直送到民丰县医院。事后我才知道,他的名字叫李建宁。

我们没有机会返回那里,再次向那些善良的人们道谢。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。但我永远记得那一刻:男女老少十几位维族老乡,拎着自己的行李,默默站在路旁,有如雕塑。他们身后,是无边的戈壁;肩头,是夏日的夕阳。

我们当然也不知道,他们在那里站了多久,何时才能回家。但我们知道,当晚,沙尘暴席卷南疆。民丰医院的床上,全是沙子。从和田地区医院开来的救护车,也迟迟不能到达。那些为我们让出车子的维族老乡们,会不会遭遇沙暴呢?

风沙肆虐的地方,却不但没有“道德沙尘暴”,反倒有着道德的绿洲和清泉,这似乎是一个奇迹。但,这岂非恰好证明,天良无处不在?是的,我们跟那些维族老乡,非亲非故,陌路相逢,而且风俗相异,语言不通。他们并没有义务一定要管我们,也有理由和权利为自己的损失索取赔偿。然而他们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让出了乘坐的汽车。也许,他们只是觉得我们更需要它,只是不忍心看见我的孤立无援,叫天天不应,哭地地不灵。

这,就是孟子所谓“人皆有之”的“恻隐之心”了。之所以“人皆有之”,是因为道德会有一种“社会性遗传”。它无关乎信仰,也无关乎教化,因为它原本就是人的“天良”。

所以,道德永远不会沦丧,天良也永远不会泯灭。只不过,有时也许需要唤醒。

 

刊载于族小伙子,则背起伤员,把我们一直送到民丰县医院。事后我才知道,他的名字叫李建宁。 我们没有机会返回那里,再次向那些善良的人们道谢。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。但我永远记得那一刻:男女老少十几位维族老乡,拎着自己的行李,默默站在路旁,有如雕塑。他们身后,是无边的戈壁;肩头,是夏日的夕阳。 我们当然也不知道,他们在那里站了多久,何时才能回家。但我们知道,当晚,沙尘暴席卷南疆。民丰医院的床上,全是沙子。从和田地区医院开来的救护车,也迟迟不能到达。那些为我们让出车子的维族老乡们,会不会遭遇沙暴呢? 风沙肆虐的地方,却不但没有“道德沙尘暴”,反倒有着道德的绿洲和清泉,这似乎是一个奇迹。但,这岂非恰好证明,天良无处不在?是的,我们跟那些维族老乡,非亲非故,陌路相逢,而且风俗相异,语言不通。他们并没有义务一定要管我们,也有理由和权利为自己的损失索取赔偿。然而他们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让出了乘坐的汽201112车。也许,他们只是觉得我们更需要它,只是不忍心看见我的孤立无援,叫天天不应,哭地地不灵。 这,就是孟子所谓“人皆有之”的“恻隐之心”了。之所以“人皆有之”,是因为道德会有一种“社会性遗传”。它无关乎信仰,也无关乎教化,因为它原本就是人的“天良”。 所以,道德永远不会沦丧,天良也永远不会泯灭。只不过,有时也许需要唤醒。 刊载于2011年12月15日《南方周末》第6版,责任编辑杨继斌。安徽农民李家珍、刘土胜两家人的故事亦见该版。15日《南方周末》第6版,责任编辑杨继斌。安徽农民李家珍、刘土胜两家人的故事亦见该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166)| 评论(2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