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悼念慈父易庭源  

2011-08-23 20:1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

好兄弟。他尊敬兄长,爱护弟妹。易家和周家(我母亲家)的兄弟姐妹,不少都接受过父亲和母亲的资助。对侄儿们的关心和教诲,更是让每一个人都铭记在心。大伯父易仁荄老先生所在的长沙,和父亲所在的武汉,成为易氏家族维系感情、凝聚人心的两个中心。 父亲是好父亲。他非常喜欢孩子。我们小时候,他带我们踏青、游泳、赏菊、看雪,给我们讲故事。等我们有了孩子,又成为我们孩子的“好伙伴”。孙辈都喜欢这个好爷爷。去年春节,我们夫妻带外孙女回武汉和他老人家一起过年,父亲破天荒地看了春晚,就是为了跟第四代呆在一起。更重要的是,他老人家对子女人生道路的选择,非常尊重。我们三兄弟从事三种不同的职业,两个外出谋生,父亲都一律支持。他从不将个人的意志,强加于子女。己所不欲,固然不施于人。己所甚欲,也不强施于人。他老人家,是“家而不长”啊!这种民主的作风,使我们家充满和谐的气氛。 父亲是好老师。他对待学生,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,甚至超过自己的子女。所有学生的名册,他都珍藏在身边。所有学生的论文,都精心审阅修改。他很早就开始资助贫困学生,2008年九十大寿时,更是言及在身后设立奖学金一事。为此,我们夫妇征得父亲同意,将我们献给他老人家的十万元寿金捐给学校,设立了“易庭源81920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 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 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 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 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 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

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 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

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

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

父亲是好兄弟。他尊敬兄长,爱护弟妹。易家和周家(我母亲家)的兄弟姐妹,不少都接受过父亲和母亲的资助。对侄儿们的关心和教诲,更是让每一个人都铭记在心。大伯父易仁荄老先生所在的长沙,和父亲所在的武汉,成为易氏家族维系感情、凝聚人心的两个中心。

父亲是好父亲。他非常喜欢孩子。我们小时候,他带我们踏青、游泳、赏菊、看雪,给我们讲故事。等我们有了孩子,又成为我们孩子的“好伙伴”。孙辈都喜欢这个好爷爷。去年春节,我们夫妻带外孙女回武汉和他老人家一起过年,父亲破天荒地看了春晚,就是为了跟第四代呆在一起。更重要的是,他老人家对子女人生道路的选择,非常尊重。我们三兄弟从事三种不同的职业,两个外出谋生,父亲都一律支持。他从不将个人的意志,强加于子女。己所不欲,固然不施于人。己所甚欲,也不强施于人。他老人家,是“家而不长”啊!这种民主的作风,使我们家充满和谐的气氛。

父亲是好老师。他对待学生,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,甚至超过自己的子女。所有学生的名册,他都珍藏在身边。所有学生的论文,都精心审阅修改。他很早就开始资助贫困学生,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 2008年九十大寿时,更是言及在身后设立奖学金一事。为此,我们夫妇征得父亲同意,将我们献给他老人家的十万元寿金捐给学校,设立了“易庭源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

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

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

 

奖学金”。昨天,我们又召开了家庭会议,三个儿子,三个儿媳,三个孙子,一致表示,父亲的遗产,我们分文不取,将全部用于完成包括出版学术专著、资助优秀学生在内的多项遗愿。 父亲是湖南汨罗人,曾任教于岳麓山上的湖南大学。1953年以后,任教于东湖之侧、蛇山之下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他的一生,首先是属于教育和学术事业的。今天,学校为他老人家举行告别仪式。我们子孙,敬献挽联于慈父易庭源老大人灵前: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 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 庭训犹在耳边,如东湖风、蛇山雨;

好兄弟。他尊敬兄长,爱护弟妹。易家和周家(我母亲家)的兄弟姐妹,不少都接受过父亲和母亲的资助。对侄儿们的关心和教诲,更是让每一个人都铭记在心。大伯父易仁荄老先生所在的长沙,和父亲所在的武汉,成为易氏家族维系感情、凝聚人心的两个中心。 父亲是好父亲。他非常喜欢孩子。我们小时候,他带我们踏青、游泳、赏菊、看雪,给我们讲故事。等我们有了孩子,又成为我们孩子的“好伙伴”。孙辈都喜欢这个好爷爷。去年春节,我们夫妻带外孙女回武汉和他老人家一起过年,父亲破天荒地看了春晚,就是为了跟第四代呆在一起。更重要的是,他老人家对子女人生道路的选择,非常尊重。我们三兄弟从事三种不同的职业,两个外出谋生,父亲都一律支持。他从不将个人的意志,强加于子女。己所不欲,固然不施于人。己所甚欲,也不强施于人。他老人家,是“家而不长”啊!这种民主的作风,使我们家充满和谐的气氛。 父亲是好老师。他对待学生,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,甚至超过自己的子女。所有学生的名册,他都珍藏在身边。所有学生的论文,都精心审阅修改。他很早就开始资助贫困学生,2008年九十大寿时,更是言及在身后设立奖学金一事。为此,我们夫妇征得父亲同意,将我们献给他老人家的十万元寿金捐给学校,设立了“易庭源 源泉永存心底,是汨罗水、岳麓云。

8月19日20时20分,我们慈爱的父亲,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。这是所有子孙和亲属,都没有想到的。今年5月25日,父亲更换心脏起搏器,手术非常成功。父亲对守在门前的我和弟弟说:我很舒服。我要活过你们的爷爷,至少100岁,争取120岁,为党和国家多做贡献。七月份,我的两个弟弟,他的三个孙子,先后多次去看望他,他的精神非常之好。言及未来,充满乐观。8月17日,我弟弟易工城去看他,他老人家还亲自送下楼来。18日,也就是去世前一天,还在修改自己的专著。甚至就在去世当天,也还在审看修订稿。谁知顷刻之间,便是天人之隔! 父亲是好儿子。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始,直到1983年,父亲和母亲就一直在赡养我们的祖父。文革中,祖父被红卫兵挤下公共汽车,摔断了腿。是父亲和母亲,亲侍汤药茶饭于床前,使祖父安度晚年,最后以99岁的高龄,无疾而终。 父亲是好丈夫。我母亲因颅内有肿瘤,九十年代初便卧床不起。父亲几乎把所有的护理工作,都承担了下来。饮食服药详加记录,大便不通亲手按摩。所有这些事,父亲都不肯假手他人,也不让子女插手,怕我们不知轻重,影响疗效。只有做饭、陪伴、跑腿这些小事,才让我们做。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,母亲平稳度过了没有并发症的十年。 父亲是 

最后,我谨代表父亲以及他的全体子孙和亲属,向今天前来同他老人家道别的所有嘉宾,表示最诚挚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635)| 评论(49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