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擦桌子的主义”之排列组合  

2011-09-18 08:0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

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

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如雪1991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

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

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

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

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

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

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

B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

C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

D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

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

D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D2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

第一种(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如雪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

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

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B决不比A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

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

显然,A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

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

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

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

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 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

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

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

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

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

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

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

 

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

 

因为擦桌子,吴思和吴方有过一次“道德讨论”。 吴思,大家都知道,是“潜规则”一词的发明人。吴方,则是吴思大学里的同班同学,人大中文系七八级的。当时,吴思是班长,吴方是副班长。副班长吴方喜欢擦桌子。他到教室后,先给自己擦,随后给前后左右的同学擦,有时还擦全班的。次数多了,吴思就有点不舒服。于是,班长吴思就跟副班长吴方谈了一次话。再后来,非常“有思”的吴思,对这事做了反思。他写了一篇文章,叫《擦桌子的主义》,刊登在《读书》,也贴在了新浪博客。 很快就有了回帖。网友沙如雪1991说,有一次,儿子班级装吊扇,掉下许多泥土。安装完毕后,有一个同学拿起了抹布。他只把自己的课桌擦得干干净净,而且只擦到三八线的位置,连他同桌那边都不肯擦。 这就好玩了。一个是擦遍全班,另一个是同桌的都不擦,堪称两个极端,两个典型。 想都不用想,立马就会有人做出判断:吴思的同学吴方,是“道德的”; 沙如雪1991儿子的那个同学,是“不道德”的。然而“道德的”吴方,却受到吴思的质疑,难道吴思是“不道德”的? 吴思并没有错,因为事情原本就没有那么简单。 实际上,这事当中,包含了好几组选项。比方说,擦,不擦;自己的,别人的;先,后;等等。做一个排列组合,至少会得出以下结果: A,既不擦自己的,也不擦别人的; B,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; C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; D,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 其中第四项,又可以分出两种: D-1,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; D-2,先擦别人的,后擦自己的。 第一种(A自己别人的都不擦),当然不好。但,多半也只会被骂作“懒惰”,不会被视为“缺德”。第二种(B只擦自己的,不擦别人的),就麻烦了,很可能遭人鄙视。网友沙如雪1991就说:我听完这件事,脑子里想的第一个问题是,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人? 意思也很清楚:谁家的孩子,这么自私? 不过,如果我们暂时放下道德的判断,只看事情的结果,那么,B决不比A差。至少,教室里还能有一张桌子是干净的。而且,如果大家都像他那样“自私”,整个教室还会干干净净。相反,都学A,又怎么样呢?脏乱不堪。 显然,A并不比B值得提倡。如果硬要反过来,说“宁肯大家都不擦,也不能只擦自己的”,那就类似于“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”,是“四人帮”的思维了。 既然是“四人帮思维”,为什么还有市场?就因为我们的潜意识中,往往有一种

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

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

都不做,还能指望他“救死扶伤”?多半“见死不救”的。该同学如果当了医生,我可不敢找他看病。 但即便如此,也大可不必“声色俱厉”地去批判。相反,自己的桌子不擦,却冲到隔壁教室去打扫卫生,倒是值得警惕,因为这不符合人之常情。道德必须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。违背人之常情的做法,总是难免让人起疑。甚至就连吴方擦遍全班的桌子,吴思当年都怀疑他是否矫情,是否虚伪,或者另有所图。 然而吴方的回答却让他大跌眼镜—— 我没有想那么多,随手就擦了。手里有一块抹布,擦一张桌子也是擦,多抹几下也不费什么事。我没想那么多。 好一个“我没想那么多”!难怪网友沙如雪1991要说,这是更接近于“圣”的人,因为他“天性纯良质朴”。 我同意这个说法。而且我认为,如果当真有此“纯良质朴”之天性,那就用不着争论是“先擦自己的”,还是“先擦别人的”。先擦别人的,是“先人后己”;后擦别人的,是“推己及人”。前者谓之圣,后者谓之贤。二者殊途同归,但后者更容易。毕竟,“及人之老”的前提是“老吾老”,“及人之幼”的前提是“幼吾幼”。孟子尚且如此,何况我等凡俗之辈?故“吾从后”(先擦自己的,后擦别人的)。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 刊载于2011年9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 顺便说一句,接近于“圣”的吴方,也是这样做的,而且“没想那么多”。

 

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

刊载于20119“容不得”。容不得什么?容不得别人“自私”,容不得别人“只顾自己”,更容不得只有一个人的桌子干净。因此,要么都擦,要么都不擦。或者,要么都干净,要么都不干净。只擦你一个人的?不行!就你一个人干净?没门! 这其实是一种“集体无意识”。正是它,造成了两个问题。 第一个,是“不宽容”。比方说,只擦自己的桌子,就那么可耻吗?我看未必。除非他把自己桌上的脏东西,都扫到了同桌那边。那才是真该谴责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应该宽容“自私”。只不过,得是“有底线的自私”。这条底线,就是不能损害别人,不能通过“损人”来“利己”。损人利己是缺德。只利己,不利人,也不损人,就包涵一点吧!如果连这都不能容忍,那我们就其实学不会宽容。 第二个问题,就是“唱高调”。比方说,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。那么,具体到擦桌子这件事,哪个选项最符合这一道德高标呢?第三种,不擦自己的,只擦别人的(C)。但,谁要当真这么做,大家不觉得怪异吗?再说了,你把别人的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,唯独留下自己这张,打算咋办呀? 也只有让别人来擦了。自己的桌子,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擦呢?因为一旦擦了自己的,就不算“毫不利己”;唯独只擦别人的,才算“专门利人”。 不过这样一来,就会出现两种情况。一种,是只有你一个人“毫不利己”。结果,是全班只有你一个人的桌子是脏的。另一种,是大家都“专门利人”,整个教室干干净净。 这当然也很好。问题是,这个结果,跟“每个人都擦自己”的,有什么区别?既然没有区别,为什么非得“我擦你的,你擦我的”,不能“我擦我的,你擦你的”?更何况,大家都擦别人的,跟“大家都擦自己”的,哪个更容易?当然是后者。那么,为什么不选更容易的呢?因为有“自私”之嫌。为了避嫌,只好作秀。中国历史上有那么多的“道德秀”,原因就在这里。 实际上,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擦干净,天底下就没有脏桌子。每个人都“自扫门前雪”,就没有他人的“瓦上霜”需要操心。相反,如果自己的桌子都擦不干净,又哪里管得了别人的“门前雪”?如此简单的道理,怎么就想不明白? 也只有一种情况可以另说,那就是别人不在场,或者无能力。这个时候,就需要援之以手,帮别人一把了。这无疑是很重要的。因为每个人,都会有困难的时候;而帮助,又总是互相的。因此,为了培养互相帮助的精神,也不妨提倡D——既擦自己的,又擦别人的。像某同学那样,顺便擦一下同桌也不干,确实未免过分。举手之劳的事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李曼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512)| 评论(4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