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防不胜防  

2011-10-19 20:4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

 

   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3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

   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

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522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

   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

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

   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

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

   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

   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    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

   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

   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

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

   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

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    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

   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

   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

   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

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

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易中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123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 初稿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三卷前言 本卷所收之《品三国》(下),初版于2007年3月。收入前一卷的《品三国》(上),则初版于2006年7月。上下两册,时间差了八个月,难免要被批评为“故意炒作”或者“别有用心”。其实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下册出得晚,是因为出上册的时候,下册还没有写出来。不能等到全部完稿再一齐出,则是被盗版集团逼的。 我在前一卷的前言说过,我上“百家讲坛”,原本没有思想准备。栏目组的同仁,同样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尽管在2005年,已经有了《汉代风云人物》的意外成功。但是,2006年播出《品三国》的时候,大家心里还是忐忑。实话实说,我们估计到它会火,也希望它能火。至于火到什么程度,甚至能不能火,都只能听天由命。《品三国》(上)刚一出版就创了记录,成为当年的“头号畅销书”,就更是没人能够想到。 想不到是当然的。实际上, 2006年5月22日,《品三国》(上)的专有出版权,在北京梅地亚中心“无标底招标”时,大多数出版社的态度都很谨慎,只有上海文艺出版社报出了“首印55万册”的“天文数字”。当时我的第一反应,是“他们疯了”。事后,各大出版社社长、总编辑对媒体发表的谈话,也都认为风险极大,很可能“赔定了”。上海文艺社的总编辑郏宗培和责任编辑赵南荣,压力其实不小。 然而盗版集团的反应却异常迅速。梅地亚招标的消息发布不到一周,各式各样假冒上海文艺出版社名义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,便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。这些书,甚至称不上是“盗版”。因为“正版”还没出,书稿还在我的电脑里,就连责任编辑都还没看到,如何“盗”?办法有两种。一种,是把“百家讲坛”节目的字幕抄下来,做成一本书。这个还算靠谱,因为那些话总归是我说的。另一种,则是干脆盗印一本别人写的书,装上伪造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封面,忽悠读者。 这就是地地道道的坑蒙拐骗了。其实就连第一种做法,也损害了读者的权益。因为讲稿与书稿,并不完全一样。书稿的内容,要丰富得多。文字,也要严谨、规范得多。何况像他们这样出书,会经过一二三审吗?不会吧!会有责任编辑和责任校对吗?也不会吧!这些都没有,图书的质量,谁来保证? 显然,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作者,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出版社,都无法容忍这种欺诈和坑害323 改定

行为。但是打击盗版和伪造,又非我们所能。惟一的办法,是尽快印出正版书。这就不能再等下册书稿了,只能先出上,后出下。 实际上,这样做是有风险的。风险之一,是下册出版时,热乎劲已经过去。结果是上册畅销,下册没人买。或者大家以为《品三国》就只有一本,不知道还有下册。结果是上册卖得多,下册卖得少。事实证明,这个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 何况尽快出书,本身就有问题。什么问题?萝卜快了不洗泥,粗糙之处难免,错漏之处也难免。本书后来被人诟病,甚至找茬,这是原因之一。 但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我们反复想过,这个时候,如果还慢条斯理、字斟句酌地写出全稿,然后再从容不迫、精雕细琢地出版全书,盗版集团的假冒伪劣产品,就会铺天盖地占领所有市场,不知多少读者会被他们误导、坑害。这,岂非更不负责? 两害相权取其轻,只能先把上册印出来。 事实证明,这个决策完全正确。《品三国》(上)正版还没印出,上海文艺出版社接到的定单就达60万册之多,超过了他们投标时承诺的55万册。一个月以后重印,就翻了一倍,印到110万册。最后,单本累计发行三百多万册。这样大的数量,如果都对盗版集团拱手相让,则受害的读者,被欺骗的读者,真不知有多少!因此,我想请批评者设身处地想一想,遇到这种情况,换了你,会怎么做? 何况本书的“硬伤”,也并不像某些人宣称的那么严重那么多。许多错漏,经唐让之先生和读者指出,已经改正。收入文集前,又请金文明先生审看。相信那些无心之过,都能得到纠正。如果还有不足之处,那就实在是水平有限,跟态度无关。当然,我会在文集的总后记中,对所有读者致歉和致谢。 盗版集团,却仍然是防不胜防。几乎我所有的著作,都有盗版,还都像模像样。比方说,由于柳斌杰署长现场办公,《帝国的终结》一书封底,印上了“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专案保护图书·严禁盗版”的字样,盗版书居然也照印不误,你说有多猖狂。 不过,最让人忍无可忍的,是“伪书”。 伪书也有两种。一种是盗印别人写的书,把作者换成我的名字。这是侵犯另一位作者的著作权,同时又要我来承担罪名。曾经有一位被侵权的作者写信给我,问我为什么不管,我只有哭笑不得。盗版集团,可谓“明明看得见(贩卖盗版书),就是摸不着(不知谁印的)”,我上哪找他

 

 

《易中天文集》共们去?再说了,政府都没管了的事,我管得了吗? 另一种,则是找几个“枪手”,胡乱整几本书,然后说是我写的。出版社,自然是上海文艺;责任编辑,自然是赵南荣。书号、定价、版权页、条形码,包括“CCTV10百家讲坛”的标志,都一应俱全。不熟悉情况的读者,当然信以为真。曾经有读者在我演讲时发言,说我不赞成你“品《红楼梦》”中对佛教的观点。我只好告诉他,我从未写过这本书,你上盗版集团的当了。这位读者听完,居然还将信将疑,自言自语说,不像呀!唉,假作真时真亦假,你让我说什么? 这两种伪书,市场上都有。我自己手头,除别人写的或枪手写的《易中天品三国》外,还有所谓“易中天著”之《先秦风云人物》、《品明朝》、《品纪晓岚》、《品水浒传》、《品红楼梦》和《品中华文学》等。这当然只是部分,我没能收全,也收不全。就连这为数不多的“藏品”,也是有心人帮我收集的。现在我把这部分伪书的封面,也放在卷首,算是说明和抗议,也算是“纪念”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3日 初稿 2011年3月23日 改定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三卷收录《品三国(下)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

本文刊载于201183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68)| 评论(8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