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理想、追求与情怀  

2011-10-26 20:3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

 

   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

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    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

   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38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

   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48集,变成了52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集。5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20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

   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,必须讲。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    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

   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

   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425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

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    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

   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200711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月开始动手,到2008917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

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

   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

   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

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    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

 

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

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易中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12体的反应,却是冷淡得多。图书的发行量,则不到《品三国》(上)的十二分之一。其实,有这个数,也是“超级畅销书”了。只不过,前面放着三百多万册的标杆,二十五万册,就只能“小巫见大巫”。 说起来,这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读什么书,看什么节目,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。你不能要求大家,要求所有人,兴趣、爱好、关注点,都跟你一样。实际上,二十五万册图书,并非只有二十五万读者。有这么多的人读先秦诸子,该知足了。 何况我也好,百家讲坛的同仁也好,做这个课题,除了社会责任,也是为了自己心安。节目做了,播了,书也出了,我看就可以了。 是的,不过尽力而为,但求问心无愧,如此而已。 易中天 2010年12月4日 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 本文刊载于2011年8月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4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 

 

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

《易中天文集》共16──《易中天文集》第十四卷前言 2006年开始,央视的“百家讲坛”,成了公众和媒体高度关注的电视栏目。收视率虽然不高,见报率却不低。网络上的议论,更是此起彼伏。这股热乎劲,一直延续到了2007年和2008年。于是,当时的制片人万卫和总策划解如光,就觉得可以也应该讲点别的东西了。至少,学术性和思想性,可以再强一点。 这并不奇怪。百家讲坛,原本就是由一些有理想、有追求、有情怀的电视人鼓捣出来的。目的,则是要传播知识和思想。然而一开始,却举步维艰。虽然邀请了一大批重量级的学者和科学家,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和学界泰斗,收视率却接近于零。整个栏目,面临着末位淘汰。生存毕竟是第一位的。何况你请来的嘉宾再牛,宣讲的内容再好,没人看,也是白搭。所以,万卫接手以后的当务之急,竟是“救亡图存”。 不过,有理想的人,不会满足于温饱。生存不再成为问题,追求与情怀就会冒了出来。正好, 2007年3月8日,《品三国》(下)书稿完成。我为这部书稿,撰写了一篇“计划外”的结束语。目的,是想对这段历史,做一个学术和思想的梳理。毕竟,我并不希望观众和读者,只是看了“热闹”,也得有点“门道”才行。但这门道,多半只能诉诸文字。做成电视节目,则恐怕困难。 然而,中央电视台当时的社教中心主任张宁看了以后,却主张把这部分也录制出来。于是,百家讲坛的《品三国》,就从原先计划的48集,变成了52集。5月20日,新增加的四集录制完毕。节目播出后,收视率并不低,甚至还略高一点,反响也不错。 这下子我们心里有数了:思想学术的内容,也能讲,而且应该讲卷,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,第十四卷收录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一书。文集目前只在当当网有售。

本文刊载于20118,必须讲。 结果,就有了《先秦诸子百家争鸣》。 选择这个话题,原因也很简单:在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史上,春秋战国,是黄金时代;百家争鸣,是华彩乐章;先秦诸子,则是泰山北斗。要讲就讲最好的。继承文化遗产,弘扬民族精神,这个题目,无疑是首选。 何况心里也多少有底。第一,我读研时的专业,原本是中国古典文学,先秦诸子是必读之书。后来做“中国美学史”,也得反复去读。第二,2007年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“文化遗产月”,百家讲坛录《我读经典》系列,我做第一讲,题目就是《我读先秦诸子》。第三,2007年4月25日,我在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演讲,讲的也是同样的内容。当时,有人觉得这个题目“太学术”,担心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却是人满为患,盛况空前。为了给蜂拥而至的听众增加座位,演讲还推迟了半个小时。 不过,这个选题虽然好,难度也大。为此,百家讲坛栏目组开了多次研讨会。除了万卫和解如光,他们的领导魏淑清,外聘的策划陈爵,以及栏目组全体编导,都参加。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,则从全组竞聘,正可谓“竭尽全力”。 我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。从2007年11月开始动手,到2008年9月17日全稿完成,其间的艰难曲折,大约是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结构性调整,就有多次。具体表述的字斟句酌,就更是一言难尽。毕竟,这是体现我们理想、追求和情怀的事情,岂能视为儿戏?也毕竟,这是跟我们民族先贤对话的过程,岂能马马虎虎? 现在看来,这个节目和这本书,还是有些“叫好不叫座”。收视率跟《品三国》比,倒是没多少差距(可见这玩意儿也未必靠得住);媒18日《南方都市报》,责任编辑刘炜茗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042)| 评论(1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