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时我们唱红歌  

2011-10-07 18:34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

 

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

问:那是哪一年?

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

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

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

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
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

问:怎么会这样?

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

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

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

问:第二个原因呢?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

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

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

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

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

 

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
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
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
 祖国啊祖国 
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
 要用我们的双手 
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

 

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

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

问:为什么这样说?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

答:因为毛泽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

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

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

 

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

 

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

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
问:都唱些什么?

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

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

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

 

我们新中国的儿童

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

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

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

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

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

  

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

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

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

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

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

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

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
问:《鸽子》?

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,当时很流行──

 

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

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

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

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

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

 

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

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问:没有风险的呢?

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

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
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

问:那是什么时候?

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 

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

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

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

一 我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 问:请问,你唱红歌吗? 答:当然。我们那一代,没有人不唱。我自己,就是唱着红歌参加革命的。 问:那是哪一年? 答:1965年,高中毕业。 问:参加什么革命工作? 答:屯垦戍边。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去当“军垦战士”,建设边疆,保卫边疆。 问:怎么会想到去呢?才18岁。 答:有好多原因。一个,是想当解放军。那时,我们兵团的全称,是“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”,前面有“新疆军区”四个字。这就很牛!而且还给发军装。那时取消了军衔,军装也只有两种,干部服和战士服。干部服四个兜,战士服两个。我们的是战士服,没有帽徽领章吗,但穿上还是感觉很好。不明就里的小孩,还追着叫“解放军叔叔”。 问:怎么会这样? 答:因为兵团是一种极为特殊的“半军事化”体制,而且执行的也是双重任务,即屯垦和戍边。所以跟部队一样,也有师、团、营、连、排、班建制。干部的职务名称,也是司令员、政委,连长、指导员等。文革前,兵团的司令员是陶峙岳,上将;第一政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、新疆军区第一政委王恩茂,中将。但平时的任务,是生产建设,有农业师和工业师。农业师下面,有军垦农场。军垦农场的基本成员,是农业工人,简称“农工”,美其名曰“军垦战士”。军垦战士穿军装、干农活、拿工资,亦工亦农亦兵,全了。 问:那为什么不直接去参军? 答:哈,体育课都常常不及格,还当兵?也就能混个山寨的。 问:第二个原因呢? 答:读了一本苏联小说。顺便说一句,是“苏联”,不是什么“前苏联”。说“前”,得有“后”。比如西汉叫“前汉”,是因为有“后汉”(东汉)。那么,有“后苏联”吗?没有。因此,也没有“前苏联”,只有“苏联”。苏联的文学作品,对我们那代人,影响很大。 问:把你影响到新疆去的,是一本什么书? 答:薇拉·凯特琳斯卡娅的长篇小说《勇敢》,写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年轻人,到西伯利亚去建设“共青城”。我就想,到了新疆,好好体验生活,也能写一部中国的《勇敢》。 问:就唱着苏联的红歌去了,比如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对吧? 答:不,我唱的是中国红歌──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 到革命最艰苦的地方去 祖国啊祖国 养育了我们的祖国 要用我们的双手 把您建设得更富强 问:唱这歌时,什么感觉? 答:加入革命队伍的自豪感和归属感。 问:为什么这样说? 答:因为毛泽

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

东有个说法,当时很流行。意思是说,看一个青年,是革命的,还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,就看他是否愿意并且实行跟工农群众相结合。愿意并且实行的,是革命的。否则,就是不革命的,或者反革命的。 问:哈,按照这个标准,你当然是革命的。 答:而且,那时大规模的“上山下乡”还没开始。因此,我还是“老革命”。我革命的时候,现在那些“左愤”还没生出来,或者还穿开裆裤。他们挺革命?那就唱唱“革命的青年有远大的理想,革命的青年志在四方”,也上山下乡去吧,别尽在网上唱高调了! 二 文革之前:唱红歌也唱《鸽子》 问:呵呵!请问“老革命”,啥时候学会唱红歌的? 答:三四岁吧,能唱歌时就会。那时,万方乐奏有于阗,红歌已经是主旋律了。 问:都唱些什么? 答:不同时期,不同年龄段,曲目也不同。比如上小学,入了队,队歌是要唱的。 问:唱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? 答:这是后来的,我们那时没有这个,队名也不叫“少先队”(中国少年先锋队),叫“少儿队”(中国少年儿童队)。队歌,是郭沫若作词,马思聪作曲,现在我还会唱──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  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 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 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 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 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   这歌是进行曲速度,歌词一共三段,段与段之间有逻辑联系。比如第一段最后一句是“学习伟大领袖毛泽东”,第二段开头就是“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,开辟了新中国的方向”;第二段最后一句是“勇敢前进、前进,跟着共产党”,第三段开头就是“我们要拥护青年团,准备着参加青年团”。但每段都有“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”这句话。 问:拥护青年团?共青团吧? 答:那时叫“青年团”,全称“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”。改成“共青团”(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),是1957年5月的事。 问:那你参加了青年团,或者共青团吗? 答:呵呵抱歉,没有。只入了队,还是中队委员。也有臂章,两道杠。 问:没弄个“五道杠”什么的? 答:哪有这种事?那时三道杠就到顶了。就算“三道杠”,也没什么了不起。我当“两道杠”,三姨奖励我一条绸子红领巾,也不敢戴。那是老师、辅导员才有资格戴的。 问:戴上了红领巾,就只唱红歌了吗? 答:倒也不会。“文革”前,总体上还算宽松。五十年代,还有六十年代初,甚至有半公开唱《鸽子》的。 问:《鸽子》? 答:对!一支由西班牙作曲家在古巴谱写、在墨西哥首唱、具有阿根廷音乐风格的爱情歌曲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

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

,当时很流行──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金色的彩霞 亲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你一同去远航 像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地飞翔 问:为什么只能半公开地唱? 答:内容,形式,风格,都很容易被看作“靡靡之音”,所以有一定风险。 问:没有风险的呢? 答:风险比较小的,是革命题材电影中的某些插曲,比如《柳堡的故事》中的《九九艳阳天》,《冰山上的来客》中的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。《九九艳阳天》,当然还是比较革命的。因为最后的结论,是“只要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”,也就是革命高于爱情。但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就很难说算不算红歌了,虽然那花儿是红的。结果,便“理所当然”地遭到了批判和清算。 问:只能唱《九九艳阳天》? 答:也不能。就连《洪湖赤卫队》中的《洪湖水,浪打浪》,后来也在禁唱之列。前面说的《鸽子》,还有小提琴协奏曲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当然更是严禁。 问:那是什么时候? 答:文革期间,从1966年开始。 三 1966:全国山河一片红 四 那个岁月:激情燃烧,也头脑发热 五 凝聚人心的,不仅只有红歌 六 在田间地头,跟毛主席学说人话 七 偷听《梁祝》,把“黄歌”唱“红” 八 人性是共同的,普遍的,也是永恒的 九 传统必须尊重,左倾更要警惕 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 

本文刊载于《白纸黑字》一书。该书已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,鄢烈山主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56)| 评论(137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