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死亡名单带我踏上寻祖之旅   

2014-04-10 15:42:00|  分类: 寻根,真相,实话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死亡名单带我踏上寻祖之旅

道,坐在飞机上指挥作战,下令将炸弹投在我家屋顶上的人,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冈村宁次。 其他祖辈,就是读书人了。 读书人大多是清贫的,太爷爷也一样。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无米下锅。借来米以后,又没有水。后来,虽然有幸结识郭嵩焘,多少改变了命运。但总体上说,是不得志的。太爷爷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。他老人家甚至白纸黑字留下遗愿,字字血,声声泪。 我是在湖北省图书馆读到这些文字的。 湖北省图书馆的老馆。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。小时候,我常常到那里去读书。我并不知道,太爷爷的书就收藏在那里,里面有对我的厚望。我爷爷没讲过,父母亲也没讲过。他们是否知道这本书静悄悄地躺在馆里,也不知道。 不知道的还有:太爷爷上过两湖书院,而两湖书院的旧址,离我读书的阅马场小学也只有一箭之地。 阅马场小学的斜对面,是湖北剧场。1957年,我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先生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湖北省图书馆老馆的山上,有抱冰堂。这就跟张之洞有关了。张之洞是两湖书院的创办──在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

2014410死亡名单带我踏上寻祖之旅 ──在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(2014年4月10日) 实话实说,我参加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拍摄时,并没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和震惊。 去年12月5日,我在成都参加完一个活动回到酒店,传真机便吐出了好几页纸的文件。这是一份名单,上面的人都姓易(或随夫姓易),年龄最大的七十一岁,最小的只有一岁。他们同属一个家族,分属一百个家庭。但死亡时间都是同一天:1939年9月23日。 对!这是一份死亡名单。 发传真的学者告诉我:你想知道真相吗?请到营田来。 第二天,我飞往长沙。 之后,是营田、涟源、浏阳、武汉、北京。这只是拍完了上集。下集还要出国,去更远的地方,面对另一场战争。 是的,以战争开始,以战争结束。 我没想到,我的寻祖之旅会是这样。 先后卷入两场战争的祖辈却不是军人。二伯爷爷倒曾经是清末新军的将领,黎元洪的手下,但在营田惨案发生时,他却是一介平民,既无一官半职,更无一兵一卒。他甚至不知日)

 

实话实说,我参加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拍摄时,并没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和震惊。

去年12人,我小时候也常常上山去瞻仰这位晚清重臣的遗迹,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我们家族有什么关系。 一种说不清的线索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,若隐若现,若有若无。 告别两湖书院后,我去了北京,那里是我妈妈读书的地方。然后,又去了我妈妈工作,我爸爸读书的地方。放假的时候,爸爸会回到五车堂,我们家人避难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大伯父编写的中国史和世界史教材,好亲切! 于是我懂得了,什么叫生生不已,什么叫自强不息,什么叫薪尽火传。这是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不会消失,也没人消灭得了。 不信你试试!5日,我在成都参加完一个活动回到酒店,传真机便吐出了好几页纸的文件。这是一份名单,上面的人都姓易(或随夫姓易),年龄最大的七十一岁,最小的只有一岁。他们同属一个家族,分属一百个家庭。但死亡时间都是同一天:19399人,我小时候也常常上山去瞻仰这位晚清重臣的遗迹,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我们家族有什么关系。 一种说不清的线索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,若隐若现,若有若无。 告别两湖书院后,我去了北京,那里是我妈妈读书的地方。然后,又去了我妈妈工作,我爸爸读书的地方。放假的时候,爸爸会回到五车堂,我们家人避难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大伯父编写的中国史和世界史教材,好亲切! 于是我懂得了,什么叫生生不已,什么叫自强不息,什么叫薪尽火传。这是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不会消失,也没人消灭得了。 不信你试试!23日。

对!这是一份死亡名单。

发传真的学者告诉我:你想知道真相吗?请到营田来。

第二天,我飞往长沙。

人,我小时候也常常上山去瞻仰这位晚清重臣的遗迹,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我们家族有什么关系。 一种说不清的线索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,若隐若现,若有若无。 告别两湖书院后,我去了北京,那里是我妈妈读书的地方。然后,又去了我妈妈工作,我爸爸读书的地方。放假的时候,爸爸会回到五车堂,我们家人避难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大伯父编写的中国史和世界史教材,好亲切! 于是我懂得了,什么叫生生不已,什么叫自强不息,什么叫薪尽火传。这是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不会消失,也没人消灭得了。 不信你试试! 之后,是营田、涟源、浏阳、武汉、北京。这只是拍完了上集。下集还要出国,去更远的地方,面对另一场战争。

是的,以战争开始,以战争结束。

我没想到,我的寻祖之旅会是这样。

先后卷入两场战争的祖辈却不是军人。二伯爷爷倒曾经是清末新军的将领,黎元洪的手下,但在营田惨案发生时,他却是一介平民,既无一官半职,更无一兵一卒。他甚至不知道,坐在飞机上指挥作战,下令将炸弹投在我家屋顶上的人,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冈村宁次。

其他祖辈,就是读书人了。

人,我小时候也常常上山去瞻仰这位晚清重臣的遗迹,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我们家族有什么关系。 一种说不清的线索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,若隐若现,若有若无。 告别两湖书院后,我去了北京,那里是我妈妈读书的地方。然后,又去了我妈妈工作,我爸爸读书的地方。放假的时候,爸爸会回到五车堂,我们家人避难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大伯父编写的中国史和世界史教材,好亲切! 于是我懂得了,什么叫生生不已,什么叫自强不息,什么叫薪尽火传。这是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不会消失,也没人消灭得了。 不信你试试!

读书人大多是清贫的,太爷爷也一样。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无米下锅。借来米以后,又没有水。后来,虽然有幸结识郭嵩焘,多少改变了命运。但总体上说,是不得志的。太爷爷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。他老人家甚至白纸黑字留下遗愿,字字血,声声泪。

死亡名单带我踏上寻祖之旅 ──在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(2014年4月10日) 实话实说,我参加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拍摄时,并没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和震惊。 去年12月5日,我在成都参加完一个活动回到酒店,传真机便吐出了好几页纸的文件。这是一份名单,上面的人都姓易(或随夫姓易),年龄最大的七十一岁,最小的只有一岁。他们同属一个家族,分属一百个家庭。但死亡时间都是同一天:1939年9月23日。 对!这是一份死亡名单。 发传真的学者告诉我:你想知道真相吗?请到营田来。 第二天,我飞往长沙。 之后,是营田、涟源、浏阳、武汉、北京。这只是拍完了上集。下集还要出国,去更远的地方,面对另一场战争。 是的,以战争开始,以战争结束。 我没想到,我的寻祖之旅会是这样。 先后卷入两场战争的祖辈却不是军人。二伯爷爷倒曾经是清末新军的将领,黎元洪的手下,但在营田惨案发生时,他却是一介平民,既无一官半职,更无一兵一卒。他甚至不知 我是在湖北省图书馆读到这些文字的。

湖北省图书馆的老馆。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。小时候,我常常到那里去读书。我并不知道,太爷爷的书就收藏在那里,里面有对我的厚望。我爷爷没讲过,父母亲也没讲过。他们是否知道这本书静悄悄地躺在馆里,也不知道。

道,坐在飞机上指挥作战,下令将炸弹投在我家屋顶上的人,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冈村宁次。 其他祖辈,就是读书人了。 读书人大多是清贫的,太爷爷也一样。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无米下锅。借来米以后,又没有水。后来,虽然有幸结识郭嵩焘,多少改变了命运。但总体上说,是不得志的。太爷爷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。他老人家甚至白纸黑字留下遗愿,字字血,声声泪。 我是在湖北省图书馆读到这些文字的。 湖北省图书馆的老馆。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。小时候,我常常到那里去读书。我并不知道,太爷爷的书就收藏在那里,里面有对我的厚望。我爷爷没讲过,父母亲也没讲过。他们是否知道这本书静悄悄地躺在馆里,也不知道。 不知道的还有:太爷爷上过两湖书院,而两湖书院的旧址,离我读书的阅马场小学也只有一箭之地。 阅马场小学的斜对面,是湖北剧场。1957年,我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先生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湖北省图书馆老馆的山上,有抱冰堂。这就跟张之洞有关了。张之洞是两湖书院的创办

不知道的还有:太爷爷上过两湖书院,而两湖书院的旧址,离我读书的阅马场小学也只有一箭之地。

阅马场小学的斜对面,是湖北剧场。1957年,我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先生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湖北省图书馆老馆的山上,有抱冰堂。这就跟张之洞有关了。张之洞是两湖书院的创办人,我小时候也常常上山去瞻仰这位晚清重臣的遗迹,却从来没有想过跟我们家族有什么关系。

道,坐在飞机上指挥作战,下令将炸弹投在我家屋顶上的人,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冈村宁次。 其他祖辈,就是读书人了。 读书人大多是清贫的,太爷爷也一样。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无米下锅。借来米以后,又没有水。后来,虽然有幸结识郭嵩焘,多少改变了命运。但总体上说,是不得志的。太爷爷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。他老人家甚至白纸黑字留下遗愿,字字血,声声泪。 我是在湖北省图书馆读到这些文字的。 湖北省图书馆的老馆。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。小时候,我常常到那里去读书。我并不知道,太爷爷的书就收藏在那里,里面有对我的厚望。我爷爷没讲过,父母亲也没讲过。他们是否知道这本书静悄悄地躺在馆里,也不知道。 不知道的还有:太爷爷上过两湖书院,而两湖书院的旧址,离我读书的阅马场小学也只有一箭之地。 阅马场小学的斜对面,是湖北剧场。1957年,我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先生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湖北省图书馆老馆的山上,有抱冰堂。这就跟张之洞有关了。张之洞是两湖书院的创办

一种说不清的线索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,若隐若现,若有若无。

道,坐在飞机上指挥作战,下令将炸弹投在我家屋顶上的人,正是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师弟冈村宁次。 其他祖辈,就是读书人了。 读书人大多是清贫的,太爷爷也一样。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曾经无米下锅。借来米以后,又没有水。后来,虽然有幸结识郭嵩焘,多少改变了命运。但总体上说,是不得志的。太爷爷把希望寄托在了子孙后代的身上。他老人家甚至白纸黑字留下遗愿,字字血,声声泪。 我是在湖北省图书馆读到这些文字的。 湖北省图书馆的老馆。离我家只有一步之遥。小时候,我常常到那里去读书。我并不知道,太爷爷的书就收藏在那里,里面有对我的厚望。我爷爷没讲过,父母亲也没讲过。他们是否知道这本书静悄悄地躺在馆里,也不知道。 不知道的还有:太爷爷上过两湖书院,而两湖书院的旧址,离我读书的阅马场小学也只有一箭之地。 阅马场小学的斜对面,是湖北剧场。1957年,我在那里看过梅兰芳先生的《贵妃醉酒》。湖北省图书馆老馆的山上,有抱冰堂。这就跟张之洞有关了。张之洞是两湖书院的创办 告别两湖书院后,我去了北京,那里是我妈妈读书的地方。然后,又去了我妈妈工作,我爸爸读书的地方。放假的时候,爸爸会回到五车堂,我们家人避难的地方。在那里,我看到了大伯父编写的中国史和世界史教材,好亲切!

于是我懂得了,什么叫生生不已,什么叫自强不息,什么叫薪尽火传。这是一种力量。这种力量不会消失,也没人消灭得了。

死亡名单带我踏上寻祖之旅 ──在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(2014年4月10日) 实话实说,我参加央视纪录片《客从何处来》拍摄时,并没想到后来会有那么多的意外和震惊。 去年12月5日,我在成都参加完一个活动回到酒店,传真机便吐出了好几页纸的文件。这是一份名单,上面的人都姓易(或随夫姓易),年龄最大的七十一岁,最小的只有一岁。他们同属一个家族,分属一百个家庭。但死亡时间都是同一天:1939年9月23日。 对!这是一份死亡名单。 发传真的学者告诉我:你想知道真相吗?请到营田来。 第二天,我飞往长沙。 之后,是营田、涟源、浏阳、武汉、北京。这只是拍完了上集。下集还要出国,去更远的地方,面对另一场战争。 是的,以战争开始,以战争结束。 我没想到,我的寻祖之旅会是这样。 先后卷入两场战争的祖辈却不是军人。二伯爷爷倒曾经是清末新军的将领,黎元洪的手下,但在营田惨案发生时,他却是一介平民,既无一官半职,更无一兵一卒。他甚至不知

不信你试试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025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