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中天的网易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   

2014-06-20 16:3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

年)三月,汉武帝封禅泰山后的口谕,既非轮台,亦非诏书,怎么能称为“轮台罪己诏”呢? 何况就连这段话,也来历不明。遍查《汉书》,并无记载,仅见于《资治通鉴》。那么请问,司马光的根据在哪里?一个宋代的人,怎么知道连班固都不知道的事呢? 请博览群书者有以教我。 如无根据,则恭请学界同仁,齐心协力纠正“轮台罪己诏”的错误说法,以免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! 《汉武的帝国》已于6月18日在全国发行,敬请关注!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

 

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

但,此案可疑。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 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 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 但,此案可疑。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 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 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 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 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

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 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 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 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 但,此案可疑。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 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 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 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 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

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

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 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 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 但,此案可疑。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 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 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 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 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

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

 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 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 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 但,此案可疑。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 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 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 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 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

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

 

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

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

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 

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

 

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

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

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

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

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

 

年)三月,汉武帝封禅泰山后的口谕,既非轮台,亦非诏书,怎么能称为“轮台罪己诏”呢? 何况就连这段话,也来历不明。遍查《汉书》,并无记载,仅见于《资治通鉴》。那么请问,司马光的根据在哪里?一个宋代的人,怎么知道连班固都不知道的事呢? 请博览群书者有以教我。 如无根据,则恭请学界同仁,齐心协力纠正“轮台罪己诏”的错误说法,以免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! 《汉武的帝国》已于6月18日在全国发行,敬请关注!

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

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 

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

可惜不是。

年)三月,汉武帝封禅泰山后的口谕,既非轮台,亦非诏书,怎么能称为“轮台罪己诏”呢? 何况就连这段话,也来历不明。遍查《汉书》,并无记载,仅见于《资治通鉴》。那么请问,司马光的根据在哪里?一个宋代的人,怎么知道连班固都不知道的事呢? 请博览群书者有以教我。 如无根据,则恭请学界同仁,齐心协力纠正“轮台罪己诏”的错误说法,以免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! 《汉武的帝国》已于6月18日在全国发行,敬请关注!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三月,汉武帝封禅泰山后的口谕,既非轮台,亦非诏书,怎么能称为“轮台罪己诏”呢?

何况就连这段话,也来历不明。遍查《汉书》,并无记载,仅见于《资治通鉴》。那么请问,司马光的根据在哪里?一个宋代的人,怎么知道连班固都不知道的事呢?

请博览群书者有以教我。

如无根据,则恭请学界同仁,齐心协力纠正“轮台罪己诏”的错误说法,以免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!

汉武帝下诏罪己了吗 ──《易中天中华史》第八卷《汉武的帝国》后记 撰写《汉武的帝国》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,那就是他的“轮台罪己”。这事历来被视为史实,而且评价甚高。因为以帝王之尊,汉武之雄,居然能下诏罪己,做自我批评,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。 但,此案可疑。 首先要问:汉武帝下诏了吗? 下了。时间是在征和四年(公元前89年),月份不详,起因则是桑弘羊等人建议招募青壮不怕死的农民,到轮台(今新疆轮台县)屯垦戍边,被武帝否决。所以这份诏书又叫《轮台诏》。 那么,《轮台诏》罪己了吗? 没有。此诏中最严重的话,是“朕之不明”,以及“悲痛常在朕心”。至于“是扰劳天下,非所以优民也”,那是批评桑弘羊他们这建议的,不是自我批评。 因此,学术界比较严谨的学者,并不称此诏为“

 

《汉武的帝国》已于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618罪己诏”,而称之为“哀痛之诏”或“悔悟之诏”。其实就连这两个说法,都是受班固的影响。《汉书·西域传》在记录这份诏书时,班固是这样表述的: 上乃下诏,深陈既往之悔,曰(下即诏书全文) 这就是“悔悟之诏”的来历。 此传班固的赞语则说: (汉武帝)末年遂弃轮台之地,而下哀痛之诏,岂非仁圣之所悔哉! 这就是“哀痛之诏”的来历。 也就是说,班固也没有称之为“罪己之诏”。 那么,“罪己”的说法有依据吗? 有。因为据说汉武帝曾说过这样的话: 朕即位以来,所为狂悖,使天下愁苦,不可追悔。自今事有伤害百姓,靡费天下者,悉罢之。 这当然是罪己了。如果《轮台诏》里有这段话,那就是不折不扣的“罪己诏”。 可惜不是。 据《资治通鉴》卷二十二,这段话是征和四年(公元前89日在全国发行,敬请关注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17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